【中图分类号】G72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2179(2008)06-0032-04

21世纪高等教育:开放与远程学习面临的挑战

——在“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上的主题报告

 

英国开放大学校长  布兰达·格丽

 

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同寻常的时代。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繁荣,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像现在这样健康长寿的活着,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令人眼花缭乱的技术,也从来没有达到像现在这样的平均教育水平。但是,就绝对数字而言,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像现在这样生活在如此贫困的状态之中,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像现在这样死于原本可以预防的疾病,这个地球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面临威胁,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的人需要教育。而且正是教育推动了可持续发展,正是教育对于启发民智,对于和平与和谐——甚至对于我们这个地球上物种的持续生存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这是一种必须像比以往多得多的人敞开大门的教育,而且由于我们所处的历史时代,那些两极分化的状况按照任何标准都不能被接受,但是却能够以我们所拥有的手段在我们中间解决,因此必须将我们时代引人注目的警示注入于这种教育之中。

那么在数量方面我们现在是怎么做的呢?我提醒大家注意联合国的新千年人类发展目标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全民教育,这两个文件为所有的参与者全力以赴提供了保证。人们必须承认已经取得了进步,但是依然有人得不到基本的教育,而受过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人数就更加少了。我们没有足够的学校,我们没有足够的大学,而且我们没有足够的教师,那么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呢?

显然,要建设传统的实体大学,学院与学校所需要的庞大的基础设施以满足需求,在财力上完全是不可行的,即使我们还能够为这些基础设施配备足够的人员。政府、政策制定者与捐赠团体(以及公众)将面临这一关头。我们将不得不承认,至少对高等教育而言,还有其他的模式能够而且确实在与常规的公立大学并行不悖地运行,而且公立大学本身也将不得不进行变革。这些模式包括:私立学校在许多国家,而且不仅仅是在发展中国家,已经以引人注目的创新取得了非凡的迅速发展,而且正在承担着很大比例的提供教育的使命;开放与远程大学运动正在非常迅速地在世界各地向前推进。例如在印度,有24%的大学生就是在这一类的机构注册就读的。而且非正规教育、非传统教育、因技术进步而促成的教育模式,稍后我将回过来加以讨论。

毫无疑问,各个地方的高等教育都在发生相当引人注目的变化。我要说的是,私立学校发生的改革要比公立学校更加迅捷——虽然这可能是受赢利动机的驱使——但是事实仍然是人们正在发现,这些新的创新的方式不仅满足了21世纪的需要,而且使人们受教育的权利得以实现,不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是如此。现在的问题是,创新的步伐是否达到了足够的快捷?我们是否已经达到了任务所必需的规模?技术是否能够给我们以帮助?我们有什么方法动员更多的力量参与其中?

我在阅读有关高等教育的最新资料时发现,“完美风暴”这个比喻在世界不同地区的使用频率超过了人们的预想。我觉得这是令人宽慰的,因为它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意识到高等教育的变革是何等的重要。你们将牢记,完美风暴只有在诸多因素具备而且相互作用的时候才可能发生。当然,由于大家所处的地点不同以及你们各自对自己及财产所提供的保障不同,这场完美风暴的结果也会不同。但是,防备这种可能性只能确保避免损失或至少能够控制损失——而且还可能控制向另一个基础设施的转移——的第一步

我想指明目前正在变得行不通的某些因素与力量,并提出这样的问题,即它们对于高等教育来说可能意味着什么,以及这是否至关重要。

 

创造完美风暴的因素

现在我要非常简要地提醒大家创造完美风暴的那些因素。我们知道人口统计资料有了惊人的变化,我们还知道全球化已经引起了巨大的变革。市场比以往任何时侯都更加开放,全新的经济正在浮现,文化边界正在重新划定,而且必须考虑到科学技术的变革。科学技术的变革不仅使得我提到的许多事情成为可能,而且呈现了更多的可能性与潜能。所有这些变化推动了激烈的竞争,不仅是国家之间的竞争、不同经济体之间的竞争,而且甚至是大学之间的竞争,而在许多方面,大学还处于这类竞争的前沿。

要了解竞争产生的根源,就必须对许多人称之为“新经济”的根本力量作一番审视。据称由市场驱动并因技术的进步而促成的创新已经改变了经济的组织方式,而且作用“规则”也已经改变,因此凯文·凯利(Kevin Kelly)的那本影响深远的书的标题就是《新经济的新规则》。这些变化的核心“恰好是有关信息与知识的收集、传播和管理的经济安排,而在历史上这些本来就是高等教育的核心社会职能。”(Schuster & Frinkelstein, 2006,p.6

SchusterFrinkestein(2006)也指出,“经济变革,特别是有关信息与知识的经济变革,涉及意识形态与哲学的重大转变,即社会越来越把高等教育视为私用品而不是公用品,视为一种必须对境内外竞争更加开放的‘产业’,而不是把它视为一种受保护的社会机构。”(p.6 这当然与高等教育日益发展的私有化有关,肯定是与所谓的高等教育“大众化”伴生的产物。由于高等教育“大众化”对公共资金的需求过于沉重,因此完全得与学生或雇主或准备在这一过程中提供经验并从中获利的任何投资人分担。

但是,有一点却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大学的核心功能,以前是以卡罗尔·特威格(Carol Twigg)所谓的“熟悉的技术(书本、课堂)与经济安排”为基础的。(Schuster & Frinkelstein, 2006,p.9)于是你们改变这些技术,改变这些经济安排以及这些机构本身的结构,而且他们组织其活动的方式也改变了——而且改变得相当显著。

在发达国家,技术无疑是变革的重大促进因素,而且在欠发达国家也是日益如此。互联网本身已经是足够引人注目了,但是由于其他技术也已经向前发展,我们现在生活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赞比亚的贸易商使用手机与银行进行业务往来,塞内加尔的农场主使用手机监视价格的波动;南非的公共卫生工作者在看病人的同时使用手机更新健康记录。”而且我们认识到,尽管个人电脑有了如此大的变化,而且激发了形形色色的创新,它却是“袖珍的超移动设备(UMD)——一体化电话机、个人记事簿、电影摄影机、媒体播放机、个人电脑与时尚宣言”,它将使“网络一代(即今天的婴儿族)能够期待这样一种教育,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他们将能够从网络、视频会议辅导课与DVD品质的远程教学套装软件自由选择并加以组合,而由于超移动设备的直接性,如同近在咫尺”。(Futurelab2007)。

有了这一多种技术的会聚(包括几乎遍及全球的卫星覆盖),现在不论人们身处何方,我们都能够把教育送到他们那里,这样就使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到教育。这对于教育事业显然有革命性的潜在影响。我们已经有这样的学生,他们能够委托其中的一位来听课并通过播客把讲课内容转发给同学;能够在因特网站上目睹最优秀的学术精英的风采,而无须忍受任何特定大学平庸教师的乏味; 能够在因特网的开放内容网站上访问越来越多的材料;能够跨越国界(当然能够跨越大学)修读一门或多门课程;他们实际上是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在学习。这些学生与他们的学长不同的是,就技术的运用而言,他们也要比他们的老师更为精通。

McloughlinLee(2008)在最近为在线教育期刊《创新》(Innovate)所写的一篇文章中描述了这样的未来,那时候“社会技术连同以知识创造和社会参与为重点的学习范式为教学实践根本性的转变提供了潜能,从而使得学生能够以反思式与自我指导式教学的方式访问同学、专家和更广阔的社会。” 他们认为这具有特殊的意义,“在一个有可能持续地将正规教育方式与非正规教育方式相融合的高等教育的氛围中,教科书与规定教学内容的价值已经在受到质疑,开放资源与开放内容运动……正在被最后承认、支持和接受”,而且可能产生“富有成效且吸引人的教育体验,这种教育体验立足于社会并打破教室与学校的界限,大大扩展了教学的景观。”

这一系统的重要性是非常巨大的。实体教学设施必须不同,所制作材料的性质必须不同——特别是那些没有利用现有技术的材料;所制作的材料需要尽可能地与开放内容网站相匹配;而且重要的是,学习方式也是不同的,当然质量评价标准也是不同的。在一个学生的流动性受到高度重视而且在竞争激烈的世界里,质量与质量保证在议事日程中具有非常高的地位。质量与相关的“品牌”也许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重要。越来越多的大学第一次雇用营销专家与广告咨询顾问进行品牌宣传,其各方面的行为方式与竞争环境中的普通企业几乎相同。由于学生必须支付更多的教育费用,他们越来越在意学校所提供的学位课程的就业前景与经济价值。随着全球化的现实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各个大学加大了所提供课程的国际化力度。

而且由于世界各地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越来越多的私营企业正在步入这一市场。现在有一种“公司”大学,它们能够对教材进行改编以取得他们偏爱的效果,另外还有像美国开普兰公司(Kaplan Inc.)、凤凰城大学(University of Phoenix)和总部设在澳大利亚的IBT教育集团(IBT Education )那样的私营营利性教育提供商,他们提供学科门类齐全的教育。他们中的大多数看上去与普通大学非常像,而且在全世界甚至在发展中国家,它们的数目正在日益增长。他们有巨大的成本优势而且正在引人注目地确立品牌。毫无疑问他们改变了游戏。

甚至大学的基本功能——研究,尤其是科学研究——也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我要提醒大家注意类似InnoCentive那样的机构,InnoCentive是一家由礼来制药在2001年创办的公司,它其实是一个开放的网络平台,把世界级的科学家、工程师、专业人员和企业家与各家公司联合起来,合作研究复杂的科学难题。目前,超过175个国家的145000名以上的工程师、科学家、发明家、企业家与研究机构加入了InnoCentive——因此它代表了研发领域的根本性转型。

也许最引人注目的变化是对教育活动和过程进行“分项计价(unbundling)” 或曰化整为零,把他们转入许多不同的企业——而这又反过来以我们当中很少有人想象得到的方式改变了教育的前景,也改变了我们现在对成本核算与定价的臆断。新的提供商已经浮出水面,它们把目标锁定在特定的活动和过程。现在让我给大家列出四点加以说明:

首先,大家只须想想诸如Blackboard eCollege(现在由Pearsons 拥有)之类的机构,他们提供自行建立网上校园与教学计划升级的手段。他们已经推动的当然是整个电子教学业务,在这个业务领域中那些原先实际上不与开放大学之类机构竞争的传统大学现在也深深卷入了竞争。虽然难对这一市场的性质与价值进行量化,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市场确实而且正在成长。

其次,出版商与媒体公司已经把教科书市场转变为全新的商业。看看皮尔森(Pearsons)、汤姆逊(Thomsons)、圣贤(Sage)与爱思唯尔(Elsevier)等出版商吧。这些机构可能与各个大学有合作关系,由这些大学认可它们提供的课程,而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些课程几乎都是由顶尖的学术界人士构想、设计与编写的,这些顶尖的学术界人士兼职工作,领取丰厚的薪酬,而且不受校务委员会与冤家对头(animosities)、国会与他们的国内政治,以及官僚机构及他们的地域等时限(geological time lines)的约束。出版作为一个产业已经深受技术尤其是因特网的影响。现在每个人都是出版商——原先奇货可居,现在却已经变得多不胜数。不仅如此,写作模式(网络使得有可能进行大规模的协作)也已经颠覆了一系列的传统惯例。例如,皮尔森出版公司不再自我标榜为从事出版业务,而自称从事教育业务。

第三,还有一类公司提供补救性与辅助性的教育服务或咨询服务,诸如希而万学习系统公司(Sylvan Learning Systems),其原有的辅导业务现在转型为一家名为桂冠教育集团(Laureate Education Inc.)的面向国际的高等教育公司),或斯坦利·开普兰集团(Stanley Kaplan,由《华盛顿邮报》拥有)。开普兰集团已经扩展了其业务范围,与英国的几所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为了免得你们大家想象这是一种美国现象,2007921日,《英国时代高等教育》(UK Times Higher Education)以“家教业欣欣向荣(private tuition booms)”为题刊登了一篇封面报道,英国最大的公司之一报告说过去两年内他们的业务增加了40%,甚至评估业务也由私营公司外包给了诸如爱德思(Edexcel)之类的公司,似乎没有任何事情是神圣的了。

最后,还有其他一些机构(诸如Teaching Company Recorded Books)提供由获奖的学术界人士讲授的优质课程(其课程目录列出了300多门)。此外还有iTunes 大学,它提供了包括英国开放大学在内的数以百计的高等院校的课程内容,用户能像听音乐、看电影和电视节目那样轻而易举地搜索、下载并播放教材,此外,还有数量与日俱增的在线讲座内容与网络资源,因此你们有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事实上只要你们把Web 20的整个概念应用于教育,就会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

你们可能感到奇怪,为什么我要用这么多的时间来吸引大家注意这些事情?我这么做是因为我相信这些趋势对于所有大学的业务运作模式具有深刻的影响,而且是因为我相信利用我们的技术,不仅对满足21世纪高等教育的巨大需求,而且对重新吸引青少年投入学习都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变化引出高等教育的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问我们自己几个有关教材制作的严肃问题,这不仅是因为传统的模式成本高昂,而且是因为在这样一个越来越习惯于使消费者的需要立等可取地得到满足的世界里,这种传统的模式相对而言也非常缓慢。在这方面,开放教育资源(OER)运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它能够降低教育的成本,同时又使得教材的供应变得多样化——尤其是在高等教育领域。目前,我们的“业务”模式大体上还是一种成本高昂的模式,相对而言,比较简单的教材都由每一所大学自行设计自己的版本。我们必须追问,大学本科生学的化学或物理学究竟可能有多大的不同呢?照我的看法,在迫切需要降低成本并使更多的人能够接受高等教育的今天,却把高水平而且昂贵的师资用在为世界各地不同的学生讲授相同的课程,实在是难以证明其合理性。

我们也必须问我们自己这样一些问题:在这个新世界,我们应该怎样最好地提交“客户服务”与学生支持,我们应该怎样利用这种技术与其构建的社会性网络,以便通过学生互帮互学与合作学习模式加强学生支持;我们应该怎样处理正规学习与非正规学习之间的移动边界;我们应该怎样利用以这种非凡的新方式在因特网上创建新的内容。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正在创建有关各种各样主题的兴趣型社群(其中的某些兴趣型社群确实具有非常尖端的水准)——而我们需要做的是问我们自己:我们应该怎样利用这种能量并认可这种教学方式——我们应该怎样向我们的学生学习他们使用因特网及其所有网络的方法。

 

对开放与远程教学的含义

首先是有些人仍然在怀疑通过技术手段递交的学习体验的质量,并援引常规的面对面师生关系的集中性作为依据。但是,英国开放大学在整个办学过程中,已经探索并利用前沿技术的创新提供了一个高质量的真正互动的开放支持的学习环境。事实上,在2007年度的全国学生调查中,我们的教学质量已经连续三年在学生满意度方面得到了英国最高的评定等级。我们使用电话和电子邮件,而且我们确实还有面授(如果学生希望面授)与住宿学校,但是我们的虚拟学习环境得到了非常出色的应用,而且学生们都喜欢它!维客(wikis)、博客(blogs)——你们就这样叫它吧!

其次是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兴起,这是有了网络才有可能实现的最令人兴奋的发展之一。有几所大学(包括英国开放大学)已经把教育资源放在了网上,供世界任何地方的人免费使用。你们可以想象这对于很多无法使用像样的图书馆、教科书与教育媒体的人来说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尤其是理工科领域(在非洲与其他地区受过这类学科教育的人才是如此稀缺),它无疑是上帝所赐的食粮。开放大学与加入了这一运动的麻省理工学院和其他大学一样,保存了访问我们OpenLearn网站人数的统计资料。统计的数字非常惊人,访问这个网站的千百万用户来自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国家。

但是,人们需要了解的是,编写教材供人们使用的大学大多在北半球,而且尽管理科教材可能不会被某种特定的世界观(甚至可能是一种受争议的世界观)所支配,但是有关人文与社会科学的教材却严重缺乏,能够被文化与传统截然不同的人们所共同认可和接受,而且这还没有把语言障碍的问题考虑进去。这些问题对于教育来说可不是无足轻重的小事情。如果原本想要就读的人以及那些缺乏信心的学生发现教材中的内容对他们来说全然陌生,那么要他们取得进步就会困难得多。这里对于全世界的大学来说,都有一个有关领导地位的难题。我觉得如果大学认识不到改变现有支配地位的重要性,那就难以想象谁会如此了。

但是,我们可以从诸如学习共同体(the Commonwealth of Learning)支持的WikiEducator等项目那里获得希望。WikiEducator是一个由学者、教师和培训师组成的网上全球社区,这些学者、教师与培训师来自偏僻地区,致力于合作编写并开发供各种各样教学情境使用的免费性质的教学内容。这些开放教育资源随后经重新融入特定背景并重新包装后就能够用于他们自己的教学情境。这个网站创办于2006年,使用量正在快速增长,注册用户数量超过1500人,访问量现在超过了80000人次。

 

结束语

令人高兴的是我们现在有了能够为更多人服务的教育手段,而不是为能够长途跋涉到实体教育机构尤其是大学的(相对而言)少数人服务的常规教育方式。这种常规教育的方式将继续是少数人的特权。但是我们的科学、我们的技术、我们的想象力与我们的创造力现在已经把我们带到了这样一个境界,从而使我们有了其他手段。

现在的卫星几乎覆盖全球,因特网容纳了极为丰富的知识,而且容量还在继续增加。我们已经学会了大量的教学法,知道了怎样在新的环境中开展教学。移动电话与其他技术现在已经会聚在一起——关于这一点,没有其他设备能够像新上市的苹果iPhone那样更有力的展示了。技术的价格时时刻刻在下跌,而技术的健全性与可靠性却在时时刻刻地显著增加。因此这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令人兴奋的时代——可能性之大远远地超过了我们历史的任何时代的任何可能性。

我今天的论点是,我们要利用新技术的潜能并利用这些新技术及其构建的网络才实现的远程教育的机遇。而且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它们很可能是我们在21世纪面临的诸多问题的解决方案的核心——而且确实像詹姆士·马丁提醒我们的那样,21世纪的真正含义是我们确实要解决这些问题。

 

 

〖参考文献〗

1Futurelab The futures bright, the future is……[DB/OL].[2008-03]. July http://www.futurelab.org.uk/resources/publications reports articles/vision magazine/VISION Article604

2Kelly, K. (1998) .New rules for the new economy: 10 radical strategies for a connected world viking\[M\].New York:Penguim Group.

3Leadbeater, C. (2008) .WeThink: The power of mass creativity\[M\]. Profile Books Ltd

4Martin, J. (2006) .The Meaning of the 21st Century : A vital blueprint for ensuring our future\[R\]. Eden Project Books

5McLoughlin, C., & Lee M. (2008) .Future learning landscapes: Transforming pedagogy through social software\[J\]. Innovate, 4 (5)

6Schuster, J.H., & Finkelstein, M.J. (2006) .The American faculty: The restructuring of academic work and careersM.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翻译:罗伟纲;编辑:魏志慧)

 

 

Higher Educ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Challenges for Open and Distance Learning

 

[Brenda Gourley’s Biography]Professor Brenda Gourley has been Vice-Chancellor of The Open University since 2002. She shares with The Open University a social justice agenda and a belief in education as a tool to tackle growing inequalities in the global society.Professor Gourley is a member of the board of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and the Longer Term Strategy Group of Universities UK. She chairs the Association of Commonwealth Universities as well as the Talloires Network’s Global Project on literacy.

A frequent speaker on a broad range of platforms and issues as well as a contributor to publications around the world, Professor Gourley has also received honorary degree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University of Abertay, Richmond University, Allama Iqbal Open University and the University of Quebec.She has been named as one of the Global Business Network’s ‘remarkable people’.

Professor Brenda Gourley was previously Vice-Chancellor at the University of Natal for eight years. Professor Gourley is a qualified Chartered Accountant and began her career in the private sector before moving into academia.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