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图分类号】G72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2179(2008)06-0051-03

远程教育在印度扫盲教育中的关键作用

——在“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上的主题报告

 

印度普纳远程教学协作中心主任  斯瓦蒂·穆俊达尔

 

首先我必须对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及其这次论坛的组织者表示最诚挚的谢意,感谢他们邀请我作这次演讲。虽然我感受到邀请是莫大的荣誉,但是必须承认我深感窘迫,尤其是今天要在与会的开放与远程教学领域的中坚人物面前发言就更是如此。我也许是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中资格最浅的会员,也是第一次出席这次国际会议,但是我期待在未来的岁月里将有更多的机会出席这样的会议。我今天选择的发言题目是“远程教育在印度扫盲教育中的关键作用”。我也将谈谈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作为这一系统重要因素之一的依据,因为我极力主张在远程教育中使用现代技术,而且坚信在今后的20年间,由于新技术应用的日益增多,教育的方式将经历一场革命,而且教育领域也将有新的创新。虽然我的想法是基于印度的实际状况,但是对于大多数其他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可能具有相关的参照意义。

不久我们就将度过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在过去的200年间,全世界的经济、科学与技术有了翻天覆地的发展,然而仍然有大量的民众生活贫苦不堪,缺乏教育、营养不良与疾病严重影响了人类的进步。全球气侯变暖不再是虚构的神话,而正在阴险地觊觎着人类,除非全世界思想健全的人采取强有力而富于想象力的步骤,否则在整个新世纪,贫困、社会经济鸿沟与匮乏问题将继续使我们苦恼。这可能引发一连串新的社会经济问题,贫困与匮乏将进一步严重。在这次演讲中,我之所以选择这一题目主要是因为有相关数据可资参考。

印度是南亚的一个重要国家。它由28个邦与7个中央直辖区组成,并有一个联邦政府的构架。它是世界上欠发达国家之一,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有740美元。它的人口估计为11.2亿,占世界总人口的17%,但是印度的国土面积只有世界表面面积的2.4%,因此这个国家的一个特点是土地与人口之比极为不利。在未来的20年之内,印度将会成为人口最年轻的国家。

 

扫盲、教育与人力资源开发

到现在为止,我们的讨论清楚地揭示了两个重要的经济特征:第一,这个国家经济上非常贫穷;第二,这个国家为文盲问题所困扰,而且劳动力的素质远低于发达国家。劳动者不仅缺乏现有工作所必需的技能,而且由于不识字也就没有能力获得新知识以从事更好的工作。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定义,“不能理解、阅读和书写出有关其日常生活的简短陈述文的人即为文盲”。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测定,在177个国家中印度的识字率排名在第147位。

我现在要引用苏波德·瓦尔马(Subodh Varma)最近在《印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某些数据,这篇文章中提到了有关印度1961年教育现状的一些令人震惊然而符合实际情况的事实与数字——在1961年大约只有28%的印度人识字,而在2006年估计识字率为大约66%。识字率确实有了可观的提高,但是依然有3.8亿多人是文盲。印度的文盲人数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得多,624岁年龄组的人口总数大约为4.6亿,而他们中间实际求学的人口只占大约63%,超过1.7亿的(约占年龄段总人口的37%)学龄人口被排斥在学校的大门之外。对于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被排斥在这个国家的教育体系之外,专家与政策制订者列举了许多原因,虽然青少年中途辍学打工主要是由于贫困造成的,但是四大鸿沟,即性别鸿沟、城乡鸿沟、贫富鸿沟与至今盛行的种性鸿沟遍及印度社会生活(包括教育)的每一个方面。在每一个方面都有一个弱势阶层,他们发现难以获得受教育与就业的机会,于是干脆离去。因此人们就会发现在农业劳动者、部落妇女、表列种性及其他社会下层人群体中识字率较低、辍学率较高、入学率较低。

印度的第十一个五年计划“印度教育计划”中把教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称之为实现快速全面发展的核心手段。教育与技能发展是印度政府计划的核心。印度政府为国家制订的第十一个五年计划非常强调教育和信息通信技术。今天的印度拥有378所大学、18064所学院、49.2万教师与将近1400万在册学生,这使得印度的高等教育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高等教育体系之一。印度有23所中央大学、216所邦立大学、110所被认可的大学(Deemed Universities)、11所私立大学与38个全国或邦属重要机构。政府计划设立30所新的中央大学和其他类型的学院,以便把高等教育的总入学率从现在的11%提高到2015年的21%。政府已经保证把教育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率从目前的3.6%提高到6%,教育在计划总费用中占到19.4%的份额——不但是历年来最大的比率,而且也远远超过往年。这一计划的重点是在10年内把识字率从现在的66%2006年)提高到80%。这些目标即使不是不可能,看来也是很艰巨的。

印度政府的计划重点是突出“普惠式增长(inclusive growth)”。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那样,我们社会的许多阶层已经被排斥于印度在近代取得的发展之外。我们社会的下层与落后阶层和富裕阶层相比,贫困率与文盲率都比较高。妇女、落后阶层(backward class)、农村、少数族群与部落群体都没有分享到我们国家发展的成果,因此也得不到已经惠及我们社会较大阶层的所有机会。这些阶层中的识字率甚至低于城市中同等社会地位的人。第十一个五年计划已经制订了以普惠式增长为中心的指导方针与政策,这将使我们社会的所有阶层都能够参与发展的进程,不管他们属于什么阶级、什么信仰、什么性别、什么种族以及什么地域。

 

何谓远程教育,为何要推行远程教育

一般来说,远程教育能够被定义为在时间与空间上远离学生而对学生进行授课,除了印刷材料是远程教育必不可少的手段之外,还要使用不同类型的载体。虽然教师与学生不在同一个地方,而且学生经常是独自一人按照自己的步调在他所在的地方进行学习,远程教育系统还是设想了某种双向通讯联络方式。幸运的是,由于科学技术(包括卫星通信技术)翻天覆地的进步,这一点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许多机构已经采用了通过电子网络提供的学生支持服务。

在大多数文明国家,受教育机会的公平与平等已经成为教育制度的主要宗旨。但是,像印度这样幅员辽阔的国家,由于其特殊的地理环境,一个个小规模的聚居点分散在广袤的土地上,在扩展传统教育体制的过程中,受教育机会的公平已经成为严重的问题,构成严重制约的不仅是实体基础设施的匮乏,师资也严重不足。现在人们已经认识到远程教育对于普及教育与提高识字率方面的潜力,全世界各地的政府现在也在更加认真地对待远程教育了。这一系统能够为渴望接受教育的人提供第二次受教育的机会,也能够为已经就业并有收入的人以及希望获得本行业之外知识的人提供定向与进修课程。因此,远程教育能够为各种各样基础的人提供教育,包括文盲、半文盲、熟练工人与技术工人,甚至包括已经受过良好教育但是希望涉足更新领域的在职人员。

 

远程教育——扫盲与经济发展

印度的文盲率之所以居高不下,一个原因是人口迅速增长,而现有的学校数量相对不足;第二个原因是许多家庭往往让子女早早辍学养家活口。即便是女孩子,也经常被家里人从学校带出帮助料理家务或者在地里干活。

尽管印度有世界上最大的初等教育系统,注册学童多达1.5亿,但是有37%的学生在五年级之前就辍学了。对于这个问题还没有一项有效的解决方法,但是以下途径可能有助于帮助解决这一问题:以更快的速度增加学校数量;增加训练有素的教师;采用面向大众教育的开放与远程教育系统。要增加学校数量以跟上人口增长的速度,即使并非不可能,也是极端困难的,因为这意味着今后10年内要持续不断地每天开设一所新的学校。优秀的师资是一项稀缺资源,而且怎样培训师资以保证质量也是一项难题。开放与远程教育系统作为大众教育的手段确实是值得一提的。远程教育能够为生活在欠发达国家的农村地区数以百万计的人提供优质的非正规教育,这将需要使用多媒体系统,特别是诸如音像教育设施的电子系统。非正式远程教育不仅能用来传授基本技能、知识并进行培训,而且能够传播有关提高农业、畜牧业、林业、渔业等农村职业生产率的方法和手段的知识,也能够被用来传播有关健康卫生、计划生育等方面的重要讯息。结合高效率的系统与技术恰当地使用远程教育手段,甚至能够引起重大的变革与进步,提高识字率,尤其是提高穷人、社会下层与农村青少年的识字率。

现在已经认识到,像印度这样幅员辽阔的国家,缺乏优秀的师资是阻碍农村与边远地区教育系统发展的一大障碍。远程教育能够通过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大规模地对教师进行培训,同时也能降低教学工作对师资的依赖程度。对于像印度那样师资稀缺的国家,远程教育和创新的信息与通信技术解决方案相结合能够创造出一种新的教学模式,即使不能做到完全不需要教师,对教师的需求量也会减少。通过基于网络的培训(WBT)系统、基于计算机的培训(CBT)系统与便携式电脑以当地语言进行在线教学,是这类模式的范例,但前提是能够将它恰当地与教学体系相结合。

在正规教育领域,远程教育事实上有无限的应用范围。远程教育能够被用来为那些错过接受常规初等教育机会的人传授基础知识。在为错过接受正规教育机会的成年人提供文科教育、定向技能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甚至理工科教育方面,远程教育扮演了引人注目的角色。幸运的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目前已经开始在中等教育与高等教育中使用远程教育模式,这些国家也已经开办了开放学校和开放大学。大学在为来自我们社会各个阶层数以百万计的青少年与成年人提供教育方面发挥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作用。

 

新技术与远程教育

发展中国家急需的教育是能够为穷人和弱势群体提供平等机会的大众教育,作为一个大众教育体系,它还能够为数以百万计的人提供就业机会,从而改善他们的生活。新技术有助于把世界上最好的教育资源分送给需要教育的所有人,而不论他们的年龄、性别、信念、宗教、社会经济地位等,从而突破了所有的地域与社会障碍。新技术即卫星通信、纤维光缆、电脑、互联网、无线电和网络已经显著地扩大了教育容量,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提交并持续不断地更新教学内容,使教育切合市场需要,不仅可以提高质量,还扩展了覆盖范围和应用。

幸运的是,全世界经历了科技领域的惊人发展,而教育技术还没有远远落后。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登场带来了一场革命,这场革命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拆除了课堂教学的屏障,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政府目前正在努力为社会每个阶层提供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的公平机会。显而易见,如果欠发达国家不能建立起适用的技术基础设施以支持21世纪所需的教学模式,那么它们将被远远地抛在后面。21世纪需要尽可能充分利用这场信息与技术革命,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建立并最优化使用技术基础设施,把多媒体通信的威力应用于教育与培训的国家可能是本世纪的经济强国。

人们已经发现,在常规考试制度中经常成绩不佳的学生在使用信息技术与借助信息技术进行学习方面却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现在正在考虑由信息技术为教育实践指示新的方向,在第十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印度政府将提供500亿卢比的资金用于学校的信息与通信技术基础设施。按照这一方案,将为每一所学校提供至少10台电脑、一台服务器、一个局域网打印机与2兆比特/秒的互联网宽带连接。对教师进行培训使他们能够在课堂教学中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将是这一举措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已经就信息与通信技术在高等教育部门的应用采取了若干步骤。

 

普纳远程教学协作中心的新技术实验

自从1994年以来,普纳远程教学协作中心一直在提供着混合式教学的课程,这些课程符合市场需要,并为印度及遍及42个不同国家数以千计的青年人提供就业与晋升的机会,因此极受欢迎。我们的必修课程持续不断地升级,而且坚持质量第一。我们的远程教学协作中心很早就认识到信息与通信技术在教育中的重要作用,尤其2004年以来,我们集中注意力实施能够增加受教育机会、提高教学质量,能够快速对学生的查询作出回应并为学生提供更好支持服务的技术解决方案。我们是印度唯一拥有“无纸”办公和专用的学生呼叫中心的教育机构,对每一次学生呼叫包括牢骚话都作跟踪记录,并周密监测是否由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作了高质量的应答。我们也设置了一个“通信中心”来回答学生通过电子邮件提出的问题,并保证在一个工作日内作出答复。虽然所使用技术的形式并不是最简单的,但是技术确实得到了恰当有效地使用。我们注重的并不是购置昂贵的软件,而是实施简单而高效率并且具有高成本效益的系统,从而使我们的学生深受其益。从我们的每一个学生注册入学开始直到毕业,所有的细节都在我们的跟踪范围之中,从而确保学生的问题得到快速而准确的解决。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技术得到了有效的应用。现在,学生能够在网站上跟踪他们自己的信件而无须给学校打电话;他们能够在线交作业,并在一年365天中的任何时候在他们选择的地点出席考试;他们能够通过我们尖端的网络门户访问所有的教学设施,如电子教学、教职员聊天室、考试预约、学习成绩查询等等,因此会感觉自己是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营造的宏大的虚拟校园中的一份子。我们的学院因此声誉鹊起、广受欢迎,这不仅是因为我们提供的教育质量优异,而且是因为通过正确有效地应用现代技术推出了创新立异的学生支持服务,使学生数从2001年的仅仅8000名发展到2008年的20万名,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在我结束这篇演讲之时,我能够说的仅仅是,我们的那些积极参与为广大学生提供远程教育的教职员工,在实践我们使命的过程中,得到了在教育领域尤其是远程教育领域出现的新技术的莫大帮助,诸如计算机、互联网和网络之类的新技术设备,大大扩展了我们对弱势阶层的覆盖范围;但是目前的障碍是,他们中的很多人现在仍然还不能使用这些技术设备以充分享受远程教学的实惠。我很乐观的是,在即将来临的5-10年间,技术将向下渗透到我们地域广袤的国家的小村庄,从而使所有的人民都能享受到国家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实惠,并使我们能够进一步提高识字率,同时为社会的所有阶层提供受教育的机会,不管他们属于什么阶级、什么信仰、什么种族或什么性别。让我们大家以乐观主义的精神,怀着根除文盲、贫困和歧视的理想前进吧。让我们在今天宣誓承诺,把教育送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并使得所有的人,尤其是那些渴求知识但是已经在这一经济发展和增长的竞赛中被甩在后面的社会下层人群,都能够享受到教育。

(翻译:杜亚琛;编辑:翁朱华)

 

Distance Education as a Key Factor for Building Literacy in India

 

[Swati Mujumdar's Biography]Ms. Swati Mujumdar is currently the director of the Symbiosis Centre for Distance Learning, Pune India. Swati stayed on in USA for over 12 years to obtain a very rich experience in various facets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by working in some of the leading ICT companies such as Nortel Networks, CISCO, Compuware, TRW, EDS etc.

Swati has also been taking keen interest in introducing several innovative programs every year with a vision for market requirements.

In 2004, Swati felt that it was time to build the acceptability of distance education programs in the corporate community so that students who complete education through this system can find immediate employment in good companies.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