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图分类号】G728   【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1007-2179200806-0054-02

 

跨边界开放与远程教学的机遇与挑战

——在“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上的主题报告

 

无国界高等教育观察组织首席执行官、美国远程教学协会主席  邓·奥尔科特

 

我今天要谈的是我们在全球开放与远程教学中所面临的某些趋势、机会与挑战。1919年,也就是将近100年前,梁启超关于全球共同体的人类、社会与文化潜力的思想鼓舞了我们。他在《欧游心影录》中这样写道,“我们的国家有个绝大的责任横在前面,什么责任呢?是拿西洋的文明来扩充我的文明,又拿我的文明去补充西洋的文明,把它化合起来成一种新文明。”我们也能通过全球同事间的共建与共享,丰富对开放与远程教学的集体共识。

 

受教育权:全球性的挑战

全球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主要刺激因素是受教育权这一复杂问题。据估计到2010年,全世界将有1亿人完全具备从中学升入大学深造的资格,但是他们却可能不得其门而入。因此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这一预测确实正确,那么为什么全球范围争夺生源的竞争会如此迅速地升级呢?答案就是,即使这些预测不甚准确,这些合格的学生也无法同时或带着同样的目标回到大学。那么我们将怎样为这些学生服务呢?开放与远程教学是否能够解决这一问题呢?我们言归正传讨论这一问题。

 

走向全球:大学的驱动因素

究竟是什么因素把各个大学卷入全球高等教育的市场中呢?首先,根本的前提是,一个国家在全球市场中的经济基础建设原本就取决于建立全球伙伴关系、吸引合格学生和具有急需技能的工人,并将高等教育与世界级研究、技术转让、课程计划与全球企业相衔接。其次,许多大学正在走向国际化,吸引替代性经济收入以支撑国内外的各项事务,包括对开设课程进行国际化以确保毕业生在国际社会中生活和工作时做好准备。第三,英语成为全球性商业语言也刺激了各个大学扩大国际联系,现有更多的大学尤其是研究生院提供以英文授课的课程以吸引留学生。留学生的流动加快了,更多学生是在外国留学期间完成了他们的部分学业。

 

全球跨边界高等教育的趋势

现在,东道国对在国内提供教学课程的外国提供商的审批和筛选变得更加挑剔。同时我们看到在政府、企业与大学之间发展出一些独特的公私合营模式,这些模式是为了满足东道国国内特定需要而设计的。例如,这些课程可能是培训中级公关经理、为工程师提供专业进修或为企业员工提供高级英语培训。我的主要观点是,东道国对外国提供商提供的课程类型和水平正在变得非常挑剔。正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样,这些合伙关系是为了强化国内经济基础建设、为劳动力提供高级技能培训和提升东道国高等教育体系而设计的。

 

新兴的东道国与来源国

东道国是指审批在国内提供课程的外国提供商的国家;来源国是指在全球范围内向其他国家提供课程的国家。历史上,美国、英国与澳大利亚一直是主要的来源国。与此相反,在过去的5年间,中国、印度、马来西亚、新加坡与海湾国家成了主要的东道国。但是,这一局面正在发生变化。中国、法国、德国、印度、马来西亚、南非、俄罗斯正在成为新兴的对外提供课程的来源国。

 

为全球大学下定义

正像你们中间许多人所知道的那样,国际高等教育的发展已经引发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所谓的全球大学究竟是指什么?是否向外国提供课程就使您的机构成为全球大学了吗?是否教师通过在线远程教育向来自10个国家的学生上课,就使您的学校成为全球大学了吗?事实上,对于这些问题我无法为您提供确定的答案。一种观点是,每个机构都必须界定它自己的全球特性。另一种方法与世界大学排名类似,这就是说应该按照明确规定的标准来判断,看看这些大学究竟是或者不是全球大学?例如,您的大学是否因开设课程、学术质量、研究、合作关系与全球经验而闻名全球?您的大学是否从事对全球性问题与政策制订产生影响的创新性研究?您的机构是否有多样化的、公认的全球性合作关系?您的机构是否是全球性校园或全球性提供商?是否有外国学者与留学生不断地来到您的校园?您的大学是否提供面向全球的课程?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全球高等教育市场为我们提出了许多值得思索的有趣而复杂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主要还只是为大家简单地描绘全球高等教育的景观。现在我要谈谈我对开放与远程教学在全球市场中所扮演角色的看法。首先我想邀请大家来说说你们有些什么问题。

 

全球远程教学的风险

你们的远程教学课程计划与战略目标是什么?众所周知,如果您连自己要到哪里去也不知道,那么究竟走哪条路也就无关紧要了。而且,如果您没有花费必要的时间制订计划,那么您进行的将是远程教学的投机,而不是经过精心筹划的健全合理的开放与远程教学风险业务。因此,先让我为我接着要说的话设定一个背景。我们已经看到在过去的10年间全球通信技术有了重大发展。在这些发展的推动下,大学、教职员、学生与公众在当地的或全国的高等教育选择开放与远程教学呈指数式增长。因此,鉴于在技术上取得的进步和在教学上的潜力,我们不妨来考量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全球75%的跨边界高等教育是采用面授方式进行的?

诚然,我承认这一百分比只是一个大致的估计,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大多数国际高等教育确实是在采用实地面授方式。也许其中的一个原因是,那些花费相当大的资金用于对外开设课程、研究与技术转让的国家感到,由“真人”在国内授课能够提高质量与可信度。全球远程教学的另一个潜在障碍可能与在教授法方面遇到的挑战有关,即如何处理开放在线教学中语言、社会规范与文化问题的相互影响。此外,如果是使用英语而不是使用学生的本族语言进行教学,这些问题还可能被激化。技术在文化方面并不是中性的。能够把技术视为对某人文化的威胁吗?英语难道就没有可能被本地的学生和教育工作者视为“文化与语言帝国主义”的文化暗示吗?有时候答案是一个很响亮的“是”。开放与远程教学必须解决有效开展教学所必需的基础技术与基本设施的使用权问题。数字鸿沟是实际存在的,并非虚构想象。不同的区域、国家、文化、城乡,公立与私立学校,在技术的使用权水平方面存在各种差异,而且这种差异经常是很大的。

 

文化强制

我们怎样才能减少全球开放与远程教学的障碍呢?从课程的角度出发,我们必须对东道国的核心文化、社会和语言传统做更好的研究。我们需要建立强有力的区域合作关系,因为区域内可能有共同的文化、社会、语言、历史和传统。而且我们必须问问自己: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能够教会我们什么?是的,他们的确是学生,但他们也是一种资源,他们能够帮助我们懂得全球化开放与远程教学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大学领导的战略考虑

事实上这一说法间接表明,大学领导必须解决许多关键性的领导与战略问题。怎样使得全球远程教育的举措同机构使命和战略目标一致呢?这些举措应该能加强您的大学的实力并提高为学生提供优质教育的能力。如果仅仅是因为其他大学正在努力开拓全球市场所以才走向全球,那么即使走向全球了也不会解决上述问题。全球开放与远程教学必须与大学使命一致。在课程的层面上,远程教学必须与教学设计相一致,这种教学设计的形式应平衡并尊重外国学生的语言、文化和社会规范。那么我们应该怎样为外国学生创建最有效而且最敏感于体察不同民族间文化差异的必修课程呢?大学领导也必须为重大的国际远程教学举措制订风险管理战略,领导必须制定能帮助大学脱离并终结无效合作关系的策略。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大学经常能够很快地就建立起合作关系,但令人困惑的是,如果合作关系并不成功,却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终止这种合作关系。有时候大学领导必须当机立断,以免多受损失;要从过程中学习,并为未来的合作关系作好准备。

 

远程教学在全球的未来

总之,在未来10年内,全球的远程教学市场将有显著的增长。那些富有创造性而且善于灵活应变的大学将会有无与伦比的机会在国际舞台上大展宏图,这些大学都善于利用人力资源与财力克服上述诸多障碍。我们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有效开展教学上,我们也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学生上。如果说我有什么经验的话,那就是技术本身仅仅是一种教学工具,仅此而已。教育,或者说得更确切一点,优质教育是师生之间对话与互动的体现,是学生之间互动与反思式的交流通道,而且还是学生与知识内容之间的动态相互作用。这些也同样是改变师生教学环境的过程,当我们使用技术改善这些学习环境时我们也促进了知识的创造、分析和传播,而不仅仅是信息的流动而已。

(翻译:杜永新;编辑:翁朱华)

 

 

Global Connections-Local Impacts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for Cross-Border Open and Distance Learning

 

[Don Olcott’s Biography]Dr. Don Olcott is Chief Executive of The Observatory of Borderless Higher Education. He serves on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UK’s Council of Validating Universities (CVU) and the Board of Directors for the University of Londons distance learning center.Dr. Olcott is a member of the editorial boards of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Distance Education, Open Learning , the Journal of Continuing Higher Education,Indias Open U. e-Learning Journal, and the Distance Learning Report.  He has received numerous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awards for leadership, research and publications in higher education and distance learning.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