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图分类号】G728   【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1007-2179200806-0056-03

 

无边界教育:通过电子教学与有效网络拆除障碍

——在“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上的主题报告

 

马来西亚开放大学校长  阿努瓦尔·阿里

 

近年来,无边界教育有了长足的发展,主要原因有:高等教育机构日益紧迫的国际化要求、信息与通信技术的优势以及全世界教育需求的迅速增长。这引起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从各自不同的视角就这一主题开展了非常热烈的讨论,每一方都试图就无边界教育的优点与推行无边界教育的成本作出评估。什么是无边界教育呢?“无边界教育”这个词是指跨越常规的时空和地域界线所提供的教育。(Cunningham1998)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济合作发展组织有关跨边界高等教育的指导方针,“跨边界高等教育包括在教师、学生、大纲、学校/提供商或教材跨越国家管辖边界的情况下所进行的高等教育。跨边界高等教育可以包括公立/私立和非营利性/营利性教育提供者所提供的高等教育。它包括各种各样的教学模式,既有面授教学(其中也分多种形式,如学生出国留学和校园设在国外),也有远程教学(采用各种技术,包括电子学习)。”(UNESCO/OECD2005)根据该定义,无边界教育包括无数的高等教育机构,其中既有公司大学、海外分校园,又有开放与远程教学机构以及虚拟大学。

 

无边界教育的发展

无边界教育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一种衍生物,因此对全球化背景下无边界教育的各个因素进行追溯寻踪还是有帮助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2002)列出全球化中的四个重要趋势:一是知识作为全球经济发展驱动力的地位日益重要;二是信息和通信技术(ICT)革命;三是出现了覆盖全世界的劳动力市场;四是全球性社会政治转型。推动无边界教育的驱动力很强大,并将继续增强。它们包括:(Bjarnason etc.,1999)技术开发、对在职终身教育的兴趣提高、扩大参与面并鼓励接受高等教育、国际上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大大增加、把市场机制全面引入公立学校。

 

无边界教育的障碍

尽管如上所述,无边界教育有了惊人的发展,但仍然存在相当大的障碍,尤其是对成人学习者。在职成年人忙于诸多事务,因此他们可能没有时间出席太多的互动面授课。只有在我们能够为尽可能多的人提供教育的时候,教育民主化才能够完全实现。因此,我们需要有一种能够深入到广大群众中去的教学方式。

现代的学员需要有针对个人实际情况的学习支持与高度的互动,教育系统必须能够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充分的支持。促成大众教育的另一个因素是学习费用的支付能力。目前由于常规的教育模式需要有庞大的物质基础设施,因此通常成本效益较低。今天的学习者希望以丰富的多媒体形式来呈现学习内容,而这是传统教学模式所无法提供的。为了能够更加有效地开展教学,学习者希望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都能使用到范围更广的参考资料。常规的资源中心(比如实体图书馆)则无法完全满足这一要求。

正如我在前面所说,常规的教育形式是让某一特定年龄组学生在全日制学院或大学里面学习达数年之久,这种教育形式对于克服无边界教育的障碍显然存在着一些限制。但是另一方面,我认为使用信息通信技术与其他适用技术的电子教学模式却有助于克服这些教学上的障碍。这对于那些推动高等教育民主化的国家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通过高等教育民主化提供更多合格的具有高级技能的人力资源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的政策举措。

 

电子教学与无边界教育

自从美国的军事科研机构开创互联网(Hart, etc.1992)以来,高等教育机构一直是信息技术的大用户,而且很长时期以来一直是我们社会中“上网(wiredup)时间”最多的机构之一。媒体网络(尤其是硬件和软件公司)的“推动”因素和认识到信息与通信技术(ICT)巨大潜力的大学各级教职员的“拉动”因素相结合,使得对诸如互联网、宽带和卫星广播等会聚媒体技术的兴趣大增。技术推动了发展,又为新的可能性留出了空间。现在我们看到,教育正在朝着分布式协同教学模式的方向演进。动源正在从中心向周边转移、从教师向学生转移、从作者向读者转移、从图书管理员向研究人员转移、从训练纲要向设备场境转移。(Ryder, etc.1996

根据马来西亚第一所开放与远程教育大学即马来西亚开放大学(OUM)的经验,我相信发展中国家确实有能力利用信息与通信技术和其他技术开发人力资本以扫除阻碍社会与经济进步的障碍。我愿意就此向大家介绍马来西亚开放大学在开放与远程教育环境中为了将信息与通信技术和其他技术应用到教学中去而作的努力。

 

网络与无边界教育

现在有许多障碍妨碍了成人学习者参加终身学习,而教育机构通过战略网络开展协作将有助于克服其中的某些障碍。这些协作可以在以下几方面进行:共同开发教学内容、共同研究、联席会议、共享最佳实践、交换学生、交换工作人员、联合课程计划(Joint programmes)。

 

马来西亚开放大学与无边界教育

马来西亚开放大学是为了响应马来西亚政府教育民主化的号召而在20008月成立的。这一口号是为了使每个人都有学可上、能够上学,而且上得起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提出了简单有力的座右铭——“大学为人人”,这一座右铭成了我们灵感与动力的源泉。马来西亚开放大学以这一座右铭为主要推动力,努力为马来西亚公民提供终身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马来西亚开放大学的诞生等于为早年错过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人提供了第二次机会。

马来西亚开放大学是作为一项实验而起步的,实验的目的是在马来西亚设立一个提供高等教育课程的高效率的开放与远程教育机构。这是一个绝无仅有的模式,是作为一所私立大学成立的,但从属于一个由国内11所公立大学共同拥有的社团。它利用这些公立大学与其他大学的学术领袖以及工商业巨头的专门知识帮助制订它的教学计划。

作为一所肩负大众教育使命的开放与远程教育机构,其学生受惠于如下三个方面:录取标准灵活掌握、为学生着想的灵活的教学制度以及混合式学习模式的教学法。混合式学习模式使学生受益匪浅,通过这一方法,我们在向学生授课时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如有打印模块、在线学习管理系统(myLMS)与面授辅导课,使得学习过程灵活应变,因而证明对于那些因家庭与工作所累而无法参加全日制学习的人是有很大帮助的。这些模块是在一群提供内容的主题专家(SME)帮助下制作而成的。作为对这些模块的补充,又在马来西亚的主要城镇设立了61个学习中心进行面授课或辅导,专门指定全国各地公立与私立大学的7000多名教师进行辅导。这一方法的另一个要素是使用了一个内部开发的名为myLMS的电子教学平台。这是一个灵活的综合性电子教学系统,它使得授课教师和学生能够在虚拟教室的环境中互动,同时还能让校方对教学进度进行监控。学员能够与辅导教师和同学一起通过myLMS参加在线讨论与论坛。

刚开始开课时学生的人数很少,开设的课程也不多。20018月,4门课程的注册学生只有753名。由于同仁们的勤奋努力以及社会对开放与远程教育认识的提高,本学期已经成功吸引了75000多名学员参加51门课程的学习,下一学年还将再增加11门课程。目前马来西亚开放大学已经设立了10个州级学习中心和51个地方学习中心,分布在全国的每一个地区。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利用主要来自公立大学主题专家的专门知识,开发了500多个模块。截止今年8月底的第六届毕业典礼,我们的学士和硕士毕业生人数已经超过了13000人。我们的学生来自不同的背景和族群,他们中间有教师、公务员、家庭主妇、公司雇员、军人、护士、退休人员和残障人士。我们还打破了年龄限制的障碍,把20多岁直至60多岁、70多岁的人都吸引过来了。

在电子教学方面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是在沙特阿拉伯王国完成的电子教学项目。我们为沙特的高等教育部提供咨询服务,协助建立起了一个全国性的电子教学中心(NeLC),它将成为为沙特所有大学提供电子教学解决方案的全国网络中心。myLMS受到国内和国际的认可,这将使得马来西亚开放大学在主要的开放与远程教育机构中间,进一步提高其在提供信息与通信技术解决方案和电子教学方面的地位。我们在信息与通信技术领域所取得的另一项成就是我们的数码图书馆,目前它拥有23个多学科联机数据库,这些联机数据库由电子书、电子期刊、电子论文与电子报纸组成。这个图书馆拥有52000多册电子书、22000多种电子期刊,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在线资源之一。这些可观的收藏能够从世界任何地方以在线方式方便地进行检索。

由于我们还是一个相对比较年轻的机构,所以我要说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马来西亚开放大学的myLMS不仅使我们的教职人员和学生受益,也使得校园以外的整个社会受益。通过高等教育部长最近创办的马来西亚开放大学国际部(OUM International),我们不仅在国内取得了成功,还闯入了海外市场。我们的研究生学习中心已经在也门、印度尼西亚、新加坡与巴林王国招收留学生,注册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工业技术硕士和哲学博士课程。今年早些时候,马来西亚开放大学为它在巴林的毕业生举行了首届留学生毕业典礼,18位毕业生从巴林王国教育大臣的手中接过了工商管理硕士文凭。在当地我们也有来自16个国家的学生。今年5月,我们的大学本科课程也已经扩大到了马尔代夫。

如上所述,无边界教育之所以能够扫除障碍,扩大民众的受教育机会,电子教学是其中的一项重要手段。事实上,马来西亚开放大学的经验已经表明,电子教学能够通过提供学生之间、师生之间的互动,把整个学习环境营造得丰富多彩、有声有色,从而进一步提高了教学质量。马来西亚开放大学电子教学的目标是:使学生能够使用更多更好的学习材料,通过增加协同教学的机会并通过全天候提供现成的课程材料,通过鼓励学生、辅导教师以及同学的交流互动支持并推动协同教学,提高教学效率。我很高兴地向大家禀告,实行电子教学已经得到了学生的热烈欢迎。我们的学生对数码图书馆和myLMS的利用率大大增加就是明证。数码图书馆的使用点击数从2003年的61659增加到2007年的几乎600000,差不多增加了10倍。2008年上半年,学习门户网站myLMS的登录次数超过了4000万人次。

在我们进行的一次“重要性—满意度调查”表明,这些年来,电子教学的重要性和满意度等级都有了显著的提升。学生参与电子教学的预备度相当高,50%以上(有时超过75%)的学生能够在学习中使用各种各样的信息与通信技术。他们对在学习过程中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的正面认知度平均达到3.2(满分为4),这清楚地表明他们对信息与通信技术有助于学习的优点有充分的认识。在这方面,我相信只要使用得当,电子教学也将为其他学校学生带来实惠。

 

继续前进

为了继续前进,世界各地的高等教育机构需要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下联合起来,共同推动无边界教育。我们需要建立有效的机制,以便有组织、有计划,共享知识与技能,实现知识与技能的网络化,并形成惯例。目前急需开展长期与可持续的合作,尤其是亚洲国家,我们需要以欧洲共同体为榜样,建立我们亚洲国家之间的可持续协作。

我们需要把与其他开放大学开展合作、相互学习并共享经验放在首要的位置。我们最近对泰国苏可泰(Sukhothai Thammathirat)开放大学(STOU)和印度尼西亚特布卡开放大学(Universitas Terbuka IndonesiaUTI)的访问就是这方面的例子。我们已经商定开展人员交流,共同研究、共同主办电子期刊、共同举行讨论会和研讨班、共同制订课程计划、共同开发和共享学习材料(包括学习对象)并共享最佳实践。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提供优质的教育,就是说我们需要改进质量保证、内容开发、电子教学授课系统、学习材料、评估机制以及实体教学设施。马来西亚开放大学的目标之一是推动英语作为教学载体的应用,为此我们需要使用英语作为开展课程提供方面协作的关键手段。

最后,我们需要使得无边界教育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而更重要的是能够更加平等地提供给所有的人,为此我们需要更好地利用技术、共享开放教育资源(OER)、共同开发课程、持续不断地提高质量并有效地共享最佳实践,才能更上一层楼。我们需要确保我们有能力持续地开展无边界教育,以便更多的人能够从中获益。需要改进的一个方面是人力资本的开发,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人力资本开发。

我的演讲向大家介绍了马来西亚开放大学在最大限度地充分发挥无边界教育的潜力和经验。我们已经成功地以电子教学的形式、利用信息与通信技术和其他技术作为对传统面授教学模式的补充,也已经加强了与区域内以及世界各地开放大学的国际网路建设,并提高了我们在一些国家的战略地位。我认为,由于所有这些努力,我们已经有能力扫除开展无边界教育的障碍。我坚信,尽管一个机构也能独自在无边界教育领域打出一番天地,但是如果有适当的合作伙伴通过有效网络、协同努力,一定能够把无边界教育办的更好。为此,本区域内的开放与远程教育机构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应该联合起来,充分调动他们的资源,通过电子教学实现我们为更多的人提供优质教育的共同目标。

 

〖参考文献〗

1Bjarnason, S., Davies, J., Farrington, D., Fielden, J. & Garrett, R. (1999). The Business of Borderless Education: Summary Report. Report commissioned by the CVCP and the Higher Education Funding Council for England (HEFCE) .

2Cunningham, S., Tapsall, S., Ryan, Y.,  Stedman. L.,  Bagdon, K. ,& Flew, T. (1998). New Media and Borderless Education: A review of the Convergence between Global Media Networks and Higher Education Provision. Evaluations and Investigations Program, Higher Education Division, Department of Employment, Education, Training and Youth Affairs .

3Hart, J. A., Reed, R. R., & Bar, F. (1992). The Building of the Internet: Implications for the Future of Broadband. Telecommunications Policy , 16 (8).

4Ryder, M.,& Wilson, B. (1996). Affordances and Constraints of the Internet for Learning and Instruction. Presented to a joint session of the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al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 February, 14-18.

5UNESCO/OECD(2005). Guidelines for Quality Provision in Cross-Border Education.

6World Bank (2002). Constructing Knowledge Societies: New Challenges for Tertiary Education. World Bank Publication.

(翻译:罗伟纲;编辑:翁朱华)

Borderless Education: Breaking Down Barriers

through e-Learning and Effective Networking

 

[Anuwar Ali's Biography]Dr. Anuwar Ali currently holds the post of Vice Chancellor of Open University Malaysia (OUM). He is also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Multimedia Technology Enhancement Operations Sdn. Bhd. (METEOR) which is the holding company of Open University Malaysia. Prior to this, he was the Director of Higher Education at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as well as the Vice Chancellor of Universiti Kebangsaan Malaysia (UKM).He is also the Chairman, Southeast Asian Regional Open Learning Centre (SEAMOLEC), Jakarta, Chairman of the Advisory Panel of Malaysian Institute of Economic Research (MIER) and President of Queen’s University Alumni Malaysia, a Board Member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University and INTI University College.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