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与研究

□韦地

问题是研究的起点。好的问题,常常让研究大放异彩。不少书刊网络因此辟专章专节详论选题,那么选题是不是都得到了解决?是不是都获得了通向高质量选题的妙招?

事实上,选题的不足还是比较突出的。比如,跟风的多,创新的少;问题或目标模糊的多,清晰而明确的少;内容或边界模糊的多,关键点凸现的少;琐碎问题多,有高度高质量的少;甚至有时还有少量想象臆断的问题……这些对于立志提升研究水平和实力的大学来说,都是不应该的。

期刊论文每期仅寥寥几篇能让人眼睛一亮,也可以看作是高质量选题奇缺的一种反映。

但由此期望出台程式性或标准化选题套路,既不太现实,也不可能。事实上,选题是创新的,大都不可以事先预测,常常是刹那间灵感或顿悟而涌现出的。不少研究者为找一个恰当的研究问题而痛苦不堪,就可窥见其一斑。

不过,这不妨碍我们对选题作些总结归纳:

一要善抓矛盾。毛泽东同志说:“什么是问题?问题就是事物的矛盾。”老辈学者也谆谆教导:要明白研究问题的矛盾是什么?抓住它的主要矛盾、次要矛盾。据我的理解,这种矛盾实质上表现为研究对象在逻辑上、外在表现上或理论与实际的差距上的一种冲突或断裂。“发现问题等于解决问题的一半”,就在于其提出者对问题的矛盾方面的认识大概已经达到了比较深刻的程度,自然解决起来更得心应手。

二要多走进实践。教育是门实践科学,实践永远是教育研究的源头活水。以实践问题为导向,不仅针对性强,指向明确,也往往因其能研以致用而蕴含较高的价值,特别是实践进程中迫切需要的问题,常常能让人引颈关注。不过,实践研究常常对研究者理论素养有不小的要求,否则有时难免和凡人一样,“只见森林不见树木”,难以直视其中蕴含的症结与问题。

三是适当类比。比如,甲领域研究A,那么受其启发在乙领域引入A研究。美国研究B,在中国也参照引入B研究。这种借鉴式选题省时省力,有时效果不错,甚至也是创新思维的来源。事实上,这种思维是教育思想的重要来源。比如,从世界万物的自然生长,认识到人和教育应该自然发展,于是教育的自然主义法则应运而生。其他学科研究生态学,教育生态学研究顺势而出。不过,这种选题毕竟来自类比,没有来自实践选题那样切中时际,有时难免还有赶时髦之嫌。

当然,类似的总结还可以有很多。比如,根据当前研究热点选题,或者根据国家教育政策规划选题等。各种选题途径可谓“八仙过海,各有神通”,不少研究者都有自己的致胜妙招。

不过,不论哪种选题,对研究对象的通透认识和深邃思考大概都是不可缺少的。特别是高质量的选题,它常常是在研究者脑中盘恒时久而化蛹成蝶般地脱颖而出的。如果用鸟做比喻,知识是鸟身,思考是翅膀,那么这两者的合体决定着选题的天空有多辽阔多高远。

更现实地说,选题是一种技巧,但更是一种能力和智慧,它展示了研究者对研究对象的学术认知与深入思考。这种学术能力与敏感性不是与生俱来,更不会在不学无术中形成,而需要在知识学术积累和思考砥砺中形成。期待仅仅依靠捷径或方法来选题,而不在学习与思考上做更多的脚踏实地的工作,那么这种舍本逐末的方法,就如大街上向骗子求教致富捷径一样不太靠谱。

特别是对广大硕士生、博士生来说,正逼近人生35岁的创造力高峰,又思维活跃、知识扎实。他们如能一心向学,苦心钻研,定能为自己的学术涂上浓墨重彩。

只是在急功近利、不苛求真理、只图发表了事的学术氛围下,要求研究者耐住寂寞,潜心学术,板凳一坐十年冷,总感到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