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教不教”真的不管用吗?
———与《为什么“ 少教不教”不管用》一文商榷

徐连荣 徐恩芹 崔光佐

(1.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北京100875;2. 聊城大学传媒技术学院,山东聊城252059)  

 

   [摘要]  基尔希纳、斯维勒、克拉克基于文献分析以及设计精良的控制性实验指出,“少教不教”教学方式 “不管用”,并使用人类认知框架与认知负荷理论对为什么“不管用”进行理论解释。本文从理论辨析与实证研究两个方面指出,基尔希纳等人的观点值得商榷。理论方面,对于人类的认知框架,阿特金森和希夫林的短时记忆模型已陈旧;对于认知负荷理论,其前提假设不可证伪、无法分离并测量三类认知负荷;实践方面,基尔希纳等的文献引用存在证实性偏见,大量文献指出“少教不教”在知识技能上的教学效果不弱于指导性教学,并且教学成果可以保持更持久,在发展学生灵活应变的能力方面更具优势。最后,本文认为指导性教学与发现式教学是一个连续体的两端,两者间未必非此即彼,有指导的发现式学习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教学方式。


[关键词] 指导性教学;发现式学习;有指导的发现式学习;基于问题的教学;认知负荷理论


[中图分类号] G44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2179(2016)02-0017-08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