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证与思辨

文 青

中国教育研究质量不高是一个基本的事实。比如,中国教育研究能登上国际舞台的,少之又少,门派学说鲜有,这与中国教育大国地位是极不相称的。 国外同行甚至说:“不能不关注中国教育实践,但可以不关注中国教育研究”。在国内,教育研究成果能进入决策者视野的也少之又少。教育研究因此被批评为“ 自娱自乐”。

中国教育研究如何走出这种困境,确实需要反思。

1 14 日,华东师大联合有关机构发布的“ 加强教育实证研究华东师大行动宣言”,提出推动中国教育研究从经验性、思辨性向实证性研究范式转型,可以看作是对这一困境的积极反应。

然而,推进教育研究的实证转型,不是说想转就能转的,它不仅依赖于研究者孜孜以求的学术求真精神,还依赖于研究者的研究能力、学术期刊掌门主编的学术涵养和偏好以及学术成果的认定等。比如,它需要研究者走出校园,走向课堂,去观察、访谈,到实践中找寻研究的真问题;需要研究者有较好的理论功底,善于巧妙地开展研究设计,掌握科学的数据采集、处理的方法以及高超的对研究发现进行解释、分析、发现意义的能力;需要学术期刊主编从引用率排名中脱身出来,多关注和培育实证研究。

这场转变其实是一场革命,是研究者革自己的命。从习惯的拍脑门、翻书本转变为去教室、课堂、学生、现场,其中需要经历的舟车劳顿之苦,联系往来,相信一定比在办公室中翻书思辨,要琐碎得多、繁杂得多、劳心劳力得多。没有一定的勇气和坚毅的学术求真精神,肯定是不容易坚持的。大量的研究生不愿面向教育现实选题,或深入到课堂或学生收集一手研究资料,而热衷于用数据库,用软件工具采集网上数据,短平快地刊发一些学术文章,都可以看出迈向实证研究过程面临的不小的阻力。

更让人忧虑的是,中国教育的思辨研究其实也不强。雅思贝尔斯的高等教育名著《大学理念》,将大学的核心归结到知识的传授,进而讨论大学的运作。这种深刻性、通透性,比起国内一般高等教育研究文章讨论的具体办学,相信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所以,中国教育研究的前行之路,任重道远。但不管如何,实证与思辨是人类总结归纳的两种认识世界的有效方式,要有效利用。实证提供研究的证据和逻辑,思辨提供研究的意义、观点、价值等,赋予结论以视野、深刻和广度。没有思辨的实证,其结论很可能流于肤浅,就事论事。没有实证的纯粹思辨,难免难以让人相信,使得研究流于口水争辩。

衷心期待,这次宣言能够开创中国教育研究的新局面,再过五年,或者十年,中国教育研究能登上新的台阶。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