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新与务实
文 青

本人曾在微信中求教,为何教育专家与医生、法律等行业的专家不同,比如,医生要会看病,能看好病,特别是能看好疑难杂症,才能成为业界专家;同样,法律专家不仅要谙熟法律条款,还要能打赢官司,特别能赢得影响深远的诉讼,才能成为业界翘楚。这些都说明,很多行业是与实践紧密结合的,专家的本领是在实践中磨
炼形成、经实践检验的。

教育专家似乎不那么需要与实践结合。比如,有的教育专家,不要说没办过学,就是深入中小学校或者课堂调研的次数可能都极为有限,却照样在报刊杂志或大小会场一言九鼎,侃侃而谈。

举个宽泛的例子,以教育大数据为关键词,登陆中国知网搜查,可以获得 3.1558 万篇文章,覆盖高等教育、基础教育、成人教育、职业教育,等等。以此为主题举办的各种论坛不胜枚举。可是,不少专家告诉我,教育领域的大数据还没有。没有大数据,可是相关的学术文章却发表了数万篇,为什么?
再说个例子,任友群教授在江西挂职分管教育,他的努力之一,是推动当地三通两平台的建设与应用。江西如此,包括中西部地区的全国很多省市的教育技术应用八九不离十。这就是教育技术应用面对的生动现实。可是,至少近四年来我参加的大小会议,
这类主题的会议几乎没有。
那么,是教育专家本身不需要了解实践、结合实践?答案好像不是如此。看看一些教育经典名著,它们的作者,如夸美纽斯、赞可夫、马卡连柯、弗来雷等,哪一个不是有丰富的教育实践。再说,教育是一门实践学科,不是业界的共识吗?实践学科的含义之一,就是说教育知识要经过实践检验的。
我不是说反对新技术,相反认为是很有必要的,只是研究者在关注新技术的同时,不能遗忘教育实践。如果期刊杂志、研究者、大牛专家、大小会议,铺天盖地满足于各种新技术、新信息传播,满足于预测、展望或设计各种新技术可能或不可能实现的前景,不肯深入教育实践收集资料、分析问题,大小会议难以听到实践一线的声音,那么这种研究做再多,发表的论文再多,举办的高峰论坛再多,挂上学术标签再大,又有多少意义?没有实践的支撑,这种研究会有强大生命力?事实上,多次有人反映,教育技术研究不少在炒概念,玩新名词。这些研究很新鲜,很酷炫,但对改进大中小学的教育实践帮助不大,有的还贻害他人。至于谁在炒概念,哪些人务实,在没有明确的标准出台之前,估计难以确定。把炒概念的说成是务实的,或者把务实的说成是炒概念的,都是
不负责任的。

那就让我们一起努力,推动教育技术研究向实践导向迈进吧。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