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课与微课

众 告

关于慕课与微课,本不想再说,因为曾吐槽借问慕课你是谁,接着忧虑微课,想说爱你不容易已经快四年了。只是时有论坛派对相约,故有些按捺不住。

从网上看,无论是 UdacityCoursera 还是 Edx平台,慕课首先是一个吸纳成千上万学子的真正的网上课堂。有环境、有师生,有讲授、有讨论,有作业、有反馈,可谓课堂结构完整,教学环节清晰。其次,慕课还是个完整的课程实施,其中不仅有注册、有计划,有自测、有考试,有结业,还有证书,课程要素齐全,实施流程明确。慕课中的确蕴含着诸多不可或缺的传统教学精华,全然不是将一堆教学资源往平台上一搁,让学习者全网上自主学习去吧。同时,慕课开设也不是个体教师所为,通常需要一个团队。就以 Edx 平台上清华大学慕课电路原理(一)来看,有 6 位教师,分别负责教学、录制和编辑;3 名助教,分别承担资料整理上传,英文字幕翻译;还有 19 名本科生志愿者参与平台的讨论区答疑。这与我们常见的由课程主持教师配置教学资源、责任教师进行面授大不一样。难怪 Coursera 平台上北京大学慕课人群与网络的主讲李晓明教授曾这样说,慕课怎么样才算是成功呢?当它成为常规,成为普通,成为店堂,而不是展示,不是橱窗。此话不无道理。
其实,慕课作为开放教育与互联网时代的一种必然探索,带来的是对精英教育的挑战,不管我们乐意与否。比如,慕课在分化,当初的慕课正在不断根据学习需求,衍生出 PMOOC(个性化慕课)、DLMOOC (深度慕课)、MobiMOOC (移动慕课) 等。还比如慕课在深化,SPOC 就是这种。只不过其中的“Small”“Private”相对慕课中的“Massive”“Open”而言,小规模限制性在线课程正在成为校园中的慕课,不但继承了慕课
的优点,更引导了差异性,加强了互动性,从而使慕课的高弃课率和低结业率得到遏制。联想过去的电视大学,风行过一人讲课万人听的远程教学;现在的开放大学,还在探索网上点击式的泛在学习,于是当下教学供给侧改革和创新的步伐需要加快了。
至于微课,无论面广量大的五分钟课程,还是此起彼伏的微课大赛,都令人眼花缭乱。我一直在寻思,微课的开发到底为了什么?尽管是碎片化学习的需要,也许是移动学习的使然。但据留意观察,现实并非如此。
记得我国微课首创者胡铁生曾认定,微课最初只是为了让教师以小知识点制成微视频参加教学资源评比而已。 既然如此,微课的其他教学应用也就无从谈起了。 如果真的要将微课用于实际教学,那么就得按照国际微课之父戴维彭罗斯(David Penrose) 提出的微课设计五步骤来进行。其中第一条便是基于课程的核心概念列出课程地图。因此,学习和评价学历教育中的一门微课,先须了解其在教学内容中的地位和作用,还要将它作为教学过程中的一个节点而承上与启下。否则,单个微课的制作和评比只能是的作用,而无的功能。就像珍珠和珍珠项链的关系一样,单个的微课再好也只是颗珍珠,只有观赏作用。真正具有教与学功能的微课必须是完整的微课群,才能像珍珠项链那样既有观赏作用更有使用价值。可见,开放大学微课的主要作用,除了在混合式教学中满足课堂翻转后学生线上系统学习外,还要让学生在线下学习遇到难点和疑点时,通过实时扫描课本上的二维码下载微课就能得到持续帮助。

总之,慕课也好,微课也罢,其实质都是课程。尽管我们常说内容为王,但内容的重要性不仅是内容本身,更是对内容的优化组织即结构化。唯此,知识才能真正传递和应用。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