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科与本科

众告

专科和本科,耳熟能详,它们作为高等教育的两个重要层次,一直为办学者、教学者乃至求学者,尤其是作为开放大学前身、以独立举办高等教育专科起家的省市电视大学所关注。它们不仅使特殊时期众多渴望进入大学之门的求学者得以圆梦,还让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得到有力助推。所以专科尽管处于大学金字塔的底部,但因其快捷和实用长期受到欢迎。


本科教育之所以被各国所看重,因为它是大学的基础和高等教育的主体。我曾经造访过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一位教授曾这样说,本科才是根本,研究生教育只是继续教育。


记得学校在争取电大更名和开大揭牌的过程中,校方曾多次向上级主管部门表达了获取学位授予权的愿望。作为申办本科的真正原因,这个办学自主权才是办学质量得以评价和保证的动力。至于北京来的评审专家多次问为什么要先办专升本,再办本科?其实我们都知道,让已办十多年的“专升本”名正言顺比较驾轻就熟,重要的是从专科到专升本的分段学习,不仅与学习者终身学习的阶段性天然吻合,还与未来知识的更新、学分有效期的合理、学习力的持久也易匹配。


其实,从“专科”到“本科”的过渡,国内已有多种做法。比如,常见有“专升本”,是电大在1996 年获得办学试点权的,专科毕业生后通过注册即可进入本科段的学习,不再需要入学考试。再比如,邻省十多年来还开设一种“专转本”教育,即对通过高考的专科在籍生,在上完大一并经考试选拔后可跨校转入全日制本科对口专业深造。据说,现在5% 的高职学生也可以通过考试选拔进入应用型本科大学就读,只是报考人员仅限于高职大三学生。当然,我们还听说,北方个别省还有一种“专续本”教育,即品学兼优的专科生在毕业前可以直接选拔进入本科学习,以改变“一考定终身”的窘状。最近,上海首批参与“中本贯通”(即“3+4”)试点项目的中职生,少数学生今年可以通过转段考试跨入应用型大学读本科。然而,2015 年北京市推出的中职、高职和本科的七年制“贯通培养”却一直“叫好不叫座”,实际录取率一直刚过半。看来“贯通培养”除了价值取向和模式构造的问题外,人的学习与成长规律也需要遵循。开放大学在“专”到“本”的接读设计上还需要深化供给侧改革。


说到开放大学的“专升本”这个特例,我们也就不能不因“例”制宜了。


比如“专升本”的培养目标,也许大家都会认定这应与传统大学一样,即“应用型本科人才”。因为“型”,意味着“类型”和“样式”一致。然而,细细想来,其内涵并不一样。第一,开放“专升本”人才的根本属性是“持续性”,体现了持续学习和自主发展,目的很明确。第二,开放“专升本”人才的内在属性往往是“复合性”,它有变通、叠加和互补等特点,不管其功利与否,学习者总想多多益善。第三,开放“专升本”人才的基本属性还是“基础性”,在未来学习型社会和终身教育时代中,社会进步和自身发展对学习者的学习经历和职业生涯都不断会有新的要求。


再比如,开放大学的“专升本”人才培养模式,可不能照搬照套传统“本科”“专升本”那样过于专业化、习惯灌输式和坚持刚性的做法。在教育开放中,不仅跨专业或跨学科学习有之,专业深造或闲暇修身者有之,在读或续修者亦有之。因此,根据学习内容,研讨互动式或问题解决式的学习方法来活化和创新模式就很有必要了。


写到此,我不禁怀念起今年2 月份刚刚去世的同行、江苏开放大学原外语系主任佟元晦先生。作为曾经的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和国内外知名的远程开放教育专家,他对国内开放教育理念的确立和践行,以及中国电大首届英语“专升本”试点的成功举 办立下了汗马功劳,历史会永远铭记他的。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