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与行政

文青

学术的宗旨是求真,崇尚真理、自由、开放,力主打破一切条框限制。而行政的规则是科层等级,强调服从、高效、一致,讲究规则,按部就班。

 

这两个明显性质迥异的属性,一般不会包含在一起,而我国的大学却多少是两种属性的合成体。于是,行政成分偏多一点,大学会被指责为行政化;学术成分偏多一点,可能有人又会认为过于松散、纪律不严等。怎么在这两者之间拿个分寸,守个平衡,协调而不侧重,还真值得一番琢磨。

 

中国的大学是偏重行政的,运作管理参照政府行政体系的多,如经费管理。大学和政府一样,经费管理实施年度制,实行预算决算。于是,每到年末,预算执行率、突击用钱和开会,比比皆是。我国学校体系大多实行跨年制,即第一年的下半年到第二年的上半年为一学年,教育教学工作也大多以跨年进行总结、考评。为什么经费管理是年度而不是跨年度的?又如,项目经费要严格按预算支出。有的管理人员甚至坚决地宣称,科研经费一分钱也不能超预算。可是,项目申报时,申报者可能连结果是什么都难以预料,中间可能还要经历不少曲折,怎么可能把经费支出预测得那么神准?这些反常的要求,是怎么出来的?是谁提出来的?相信答案是不难找的。

 

以上两个案例也许还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大学的工资、待遇、政策等,有的直接依据政府行政体系,有的形成对应关系,比如有些文件政策直接按照行政文件执行,教授的工资与厅局级比照,校长的任命也有级别,等等,就不能不说大学管理过于行政化了。

 

是不是大学的管理只有参照政府行政的?大学存在自身的管理规律吗?世界其他大学是不是都这样?如果不一样,哪种更好呢?这样说,不是说大学一定非得要与众不同,搞特殊化,我只是期望大学作为一个主体,应该有担当、有责任要重视探讨适合自身的管理特色,主动争取形成自身的特色和运作规律。如果凡事以符合上级的文件或规定为圭臬,以满足于照章办事,以满足于圆满执行文件为追求,这样的大学,也太好办了。这样的大学,我们还能指望它有创新吗?还指望它有创造性的学术,能办出特色吗?

 

历史上,“兼容并包、思想自由”,学术民主,曾经是我国大学管理的一时美谈。今天,我国高等教育正致力于“双一流”建设,大学能不能主动探索出适合自身功能和特性的管理方式出来,我们翘首以盼。毕竟,靠冷冰冰的纪律、硬性的规定或者手持一份文件就以为天理在手,凡事撇清自己就可以事不关己的管理方式,与讲究育人、创造、发明,强调有情怀、有爱心、自由的大学的风格是格格不入的,也注定难以办出好大学出来的。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