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与讲坛

众告

不知从何时起,凡是场面大、人数多、规格高的会议都改称论坛了。因此,除了“达沃斯论坛”“博鳌论坛”之外,我还对“中国教育30人论坛”“中国金融40人论坛”以及“中国经济 50 人论坛” 颇感兴趣。因为这些论坛都是围绕共同话题,讨论乃至争论之后才有所结果的。

 

记得有一次“中国远程教育专家论坛”在京召开,主题是“学者视角中的开放大学”。当时正值广播电视大学更名开放大学的前夜,因此怎样认识开放大学,如何创建中国开放大学就需要我们深入探讨。我有幸也在受邀之列。由于居高临下阔论不好,凭经验说教也不行,于是只好针对当下,提炼问题来自问自答。一来渴望于领导专家能够对话指教,二来也希望让听众真正思考。于是就有了以下话题线索:现在的“电大”与未来的“开大” 究竟是什么关系?围绕开放大学,是办一所完整意义上的“大学”,还是为了仅仅构建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平台”?未来的开放大学,究竟是要克隆“英国开放大学”,还是创建我们自己的“中国开放
大学”?可能这三个话题正中不少人的下怀吧,尽管很长一段时间里还有短信和邮件发来表示很关切,但当时论坛现场并没有发生互动,这确实让我郁闷了好一阵子。

 

说真的,当下由常规会议演变而来的学术论坛越来越多,然而还是通常开会的套路就有点令人失望。你看事先各自拟稿缺少沟通,现场发言也是各讲各的没有呼应。加之有理念无观点,有观点无学术,有学术却无思想的发言少了深度探究,看来真的是有名无实了。

 

至于讲坛,其本意就是通过主讲者对听众传道、授业和解惑以达到求同的一种活动。譬如大家都曾十分熟悉的《百家讲坛》。它开坛于2001年7月9日,由世界级学术大师杨振宁首讲《美与物理学》而轰动一时。记得当初办《百家讲坛》 栏目的初衷,就是立足于“文化品位、科学品质、教育品格”,架起一座让“专家通向大众的桥梁”,把“大学课堂搬到电视上来”,成为一所“开放式大学”。然而仅仅不到半年,该栏目的收视率就越来越低。当时正值央视栏目改革的大背景,于是《百家讲坛》只能变脸了,由一些特定领域的专家学者跨界讲述另一个专业方向的内容,硬是将 “一个学术性的知识讲课变成了一场文学性的电视说书”,于是才将改版后的《百家讲坛》让“百家”与“百姓”重新牵了手,收视率得以回升。正如讲坛策划人谢如光所说,“《百家讲坛》不再是给高级知识分子开的学术论坛了”。由此看来这个讲坛真的不同于那些个论坛。开放大学那些非学历乃至学历教育的系列公开课资源如何开发也该需要我们重新审视一下了!

 

其实,当下高层次的国际学术会议往往都将论坛与讲坛合二而一,相得益彰。比如在亚洲开放大学协会(AAOU)第十八届年会上,除了知名专家学者分别就高等教育的未来模式、开放大学的成功之道、以及未来移动学习的兴起等主题开展各自的演讲之外,还特意安排了以“远程开放教育是/不是人人享有优质教育的主要途径”为 主题的正反方辩论,从而至今仍为佳话。

 

更有去年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ICDE)举办的第 27 届世界大会后,南非大学的 Paul Prinsloo教授就强烈感到,由于“学术会议很大程度上集包容、排斥、声音被放大和被掩盖于一身,成了被妥协的空间”。因此,他针对在会上“我所听到的”“我听不到但希望听到的”,以及“我们听到和听不到”等诸方面,建议深入探讨“开放大学还有未来吗?”“难道我们进入了后理论时代吗?”“能否仅仅讨论单一的在线学习?”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交流经验的同时交流失败的教训?”等等。这一切,其实也是当下远程开放教育领域那些高屋建瓴的大型讲坛或特立独行的学术论坛都无法予以回避的。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