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会和应该

文青

在技术对教育影响的诸多研究中,有两种推理方式颇值得关注:就会和应该。

就会论,概要来说,就是如果存在某种条件,肯定带来某种结果,常出现在论文推理论证部分。比如,“如果学生缺少学习体验,大脑构建的观念模型就会不足”。其简洁的表达是:有了 MOOC 资源,就会提高教育质量,或者说学生成绩就会得到提高。更一般的表达是,应用了某种新技术或者建设了新的学或教资源,某种预期成果自然随之而至。它还有些变式,比如,“就能“”就可以”等,还常和“从而“”进而”等搭配,以推演深化。比如“,引导大学教学模式转型,就能推动学生主动学习行为,进而提升我国大学课堂教学质量”。

应该论,概要来说,就是要实现某一目标,相关各方应扮演的角色,或采取的行动。应该论最常出现在论文结尾提出政策或建议的部 分 。一般表达为: 学校应该XXX , 学生应该XXX,老师应该X X X ; 视野宽阔点的,还加上社会应该XXX ,家长应该X X X。也就是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相关各方都要行动。

这两种推理方式之所以值得关注,不仅在于它们比较普遍,从本科生到博士生,从讲师到教授,多多少少可能都会用,更在于它们很可能反映了这些研究大多止步于文献,大多是纸上谈兵,大多对教育现实了解不深不透,严重的会误导人们的认识和决策。

就会论的不足,在于它逻辑简单,“见风就是雨”,把充分条件当作必然,特别是把学习的主体性抛到脑后去了。事实上,再便捷的技术,再优质的资源,最终都仰赖学习者发挥学习主体作用,才能把可能变成现实。简单的例子是,如果这样的逻辑成立,要成为知识渊博、学富五车的大学问家,大可不必“头悬梁,锥刺股”,聘用大图书管理员或者书店工作人员就够了,因为依照这种逻辑,天天接触图书,就意味着有大学问了。而事实上,就像图书管理员或书店营业员,接触图书只是出于养家糊口的工作,他们或根本无心博览群书,或忙于事务,不少人文化不高。因此,从接触图书的充分条件,到成为结果的大学问家,其中的差距,不止是十万八千里。这种从“就会”推理出来的结论,并不靠谱。

应该论的出现,根本的原因在于作者没有抓住问题的矛盾或要害之处,于是不分主次,没有重点,想当然地开处方。依照它的逻辑,社会要走向文明,主要的举措就是各社会成员变得文明就可以了。事实是不是这样,答案相信大家心知肚明。

当然,我们也不否认“天时地利人和”之际,就会论和应该论偶尔会有正确的瞬间,但更多的时候,它们只是作者的臆想和一厢情愿。教育研究与它们搭上边,轻的会辜负人们对教育研究的期待;严重的,则会伤害教育研究的自身声誉和生存的根基。



下载期刊:pdf全文点击下载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