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革新与合作的巨型大学

——在2003世界开放大学校长会议上的发言

(2003年11月6日,上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讯事务助理总干事  阿布杜拉·罕

 

很高兴,也很荣幸在上海参加首届世界开放大学校长会议。感谢东道主和组织者——上海远程教育集团的热情款待。

同中国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先生、上海电视大学校长张德明教授一同在这个讲台上,我感到很荣幸。很高兴有机会又一次见到这么多来自开放与远程学习领域的同行和朋友,倾听他们的讨论和对话,尤其是这些活动涉及到大规模的开放大学间的合作问题。事实上,这里所涉及的问题、挑战和机会很多,也是多样化的。

开放与远程学习是二十世纪教育领域最伟大的变革之一。过去30年间,远程教育有了巨大的发展,被称之为“巨型大学”的大规模的开放大学成长为高等教育无可争议的领导者。它们的巨大成功根源何在?原因有许多,在此我仅述一二。

 

对变革的敏感性强

查尔斯·达尔文曾说过,“不是最强者生存,也不是最智者生存,而是最适应变化者生存。”

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技术、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剧变给我们的影响日益强烈,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学习方式。不断加速的变化甚至影响到了各类最稳定的机构,包括教育机构,而变化的速率在未来几年里无疑还会加快。

目前,人们已经认识到了知识、教育和学习对于知识社会的成功具有核心作用,知识已成为经济增长、社会变革、文化繁荣和政治民主的引擎。加速发生的变化迫使每个个体必须学习技能、更新技能并习得多种技能,以适应对工作技能和生活技能的不断变化的需求。相应的培训必须具有适应性、相关性、持续性和灵活性,因为知识工人面对的是呈指数级增长的、不断变化的商品。你能够想象知识数量每11个小时增长两倍的后果是什么吗?这已经是对2010年情景的预言。

知识的快速产生和传播与全球化有着复杂的联系,知识可以跨越国界无间隙地流动。我们要生存,就必须参与全球知识经济的竞争。我们需要重新审视经济增长的范式。在这一新的范式中,我们通过提高自身创造、获取、存储、传播和使用知识的能力而赢得“边缘竞争”的胜利。这一现象对于高等教育别有意味。

在全球各地,高等教育的需求在不断增长,新型的学习者在寻找进入高等教育的大门。推进终身学习是显而易见的,在知识社会中也是必不可少的。开放、远程和灵活的学习方式将日益成为应对知识爆炸和终身学习需求迅速膨胀这一双重挑战的唯一可选方案。

巨型大学采用灵活的方式,以较低的成本,为更多的学习者提供优质教育,从而适应了变革的要求。他们仅仅是采用了更为面向用户的教育系统。

 

革新性方法

在高等教育的学术环境中,采用最少阻力的、轻松且有可预见性的行为路径通常很容易,而进入新的领域,如新的学术领域、对学生支持服务的创新方法、新合作伙伴的寻找、组织结构新形式的开发、新领导方式的采用,或利用媒体和信息通讯技术强化学习体验的探索等都具有冒险性。但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明确的重点和首要对象必须是学生和社会的需要。这不仅仅是关于学生数量的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质量、相关性、平等性和入学等问题。

 

信息通讯技术的使用

以我目前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身份,如果不讲信息与通信技术在开放、远程与灵活性学习,尤其是巨型大学发展中的作用,当然就是玩忽职守。我要澄清的是,信息与通讯技术既包括传统媒体,也包括新媒体。

众所周知,信息与通讯技术推动了巨型大学的发展,使得巨型大学能够利用多种学习资源,为大量各类学生提供优质教育,包括正规和非正规教育。也使学习者能够克服时间、空间、性别、年龄和社会经济背景的障碍。最重要的是,信息与通讯技术使学习者对学习过程有更大的控制权。

巨型大学已经成为利用信息与通讯技术的先锋,它们采用了多种技术——印刷、广播、电视、音频与视频会议系统、计算机网络。我要向你们提出的问题是,我们使用的技术是否最符合学生的特点?我希望你们在会议中能讨论这个问题。根据技术的可获得性、经济承受力、可持续性、对本地环境的适应性和教学效果,我们需要仔细考虑我们的选择。应当指出的是,信息与通讯技术不仅是教学工具,而且是课程合成、评价、交流、管理和师生合作的工具。在全面的资源规划和教学传递中,所有这些功能都应在考虑范围之内。

 

合作

合作是巨型大学的特色之一,存在于各个层面。巨型大学与其工作领域之内的各种机构和组织合作,包括课程设计、课程开发、学生支持服务、功能建设、教学传输。巨型大学采用灵活的教育方式,不仅可以利用其它大学的智力和物质资源,而且可以利用其它公共组织、私人组织和非政府组织部门的资源。这不仅有助于成本的最小化,而且可以保证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资源,还有助于提高巨型大学教学的可接受性。反过来,传统大学也可以从巨型大学制作的优质教材中获益。

巨型大学间的地区性和国际性合作涉及的领域十分广泛,如课程设计、课程开发、学习材料交流、信息基础设施利用、质量保证、鉴定、功能建设、科研、专门知识的维护与交流等。

这类合作已经建立了一些机制,例如学习共同体。信息与通讯技术为推进巨型大学之间的合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新工具。

 

UNESCO

最后,请允许我谈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开放与远程学习领域目前和规划中的一些活动,这些活动或许有助于全球开放大学网络(GMUNET)。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数字图书馆方面的工作可以帮助巨型大学共享课程、教案、文献目录、参考资料、基于计算机的学习模块、学生实验和模拟等。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与一些发达国家的大学合作,免费共享这类开放教育资源(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试点项目之后称为“开放课件”),用于非商业目的。关键是,接受这些资源的大学并不直接在教学中使用这些资源。他们将进行改编、翻译及合成,以适合于本地的课程,并与其它机构共享这些资源。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与大学合作实施教育服务和教育成果标准,保证学历资格的可迁移性和资格互认。

目前正在进行的一项工作是设计一套标准的课程和评价体系,用于中小学和高校教师信息与通讯技术应用能力的认证(教育工作者的ICT驾驶证)。作为这个广泛领域的一部分,我们正推进开放资源软件工具的开发和传播,特别考虑到了服务的可操作性和多种语言接入的问题。现在已经设有“免费软件之门”,今后两年还将与世界各地的大学合作把它进一步拓展。通过在非洲、阿拉伯国家、亚洲和拉丁美洲进行的一系列“电子校园”远程开放学习试点项目,这些工具正在得到检验。

对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来说,另一个重要领域是在ICT的使用上,在国家间和国际上进行高等教育政策制定者的经验交流并为他们提供建议。一个和我们的讨论相关的项目就是开放与远程学习“知识基础”的开发,它将利用地区数据库和联合专家系统支持开放远程学习质量保证方面的有效决策。另一个有趣的项目是为亚洲地区推进基础教育中ICT的使用而开发的“决策者工具箱”,它是一个多媒体交互模块,包括目标、指标、示范和规划方法。这个工具很快就会有益于亚洲国家巨型大学的校外活动。我们也希望这个项目不久能扩展到其它地区和其它层次的教育中。

 

女士们先生们,我依然坚信,教育,尤其高等教育的创新性教学策略目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她会使人类得到持续发展。如果各国政府要达到全民教育目标和千年发展目标,我们需要采纳教育和学习的“非寻常”方法。对于远程教育和信息通讯技术领域的发展,及其在提高教育质量的潜力上,要提高人们的认识水平和理解力,对此我们还要做更多的努力。

(翻译:朱雪文)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