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图分类号】G728 【文献标识码】C【文章编号】1007-2179(2008)06-0004-05

 

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新挑战、新机遇、新战略

——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综述

 

本刊通讯员  李功阳  黄复生  夏冬杰

 

来自英国、美国、巴西、南非、新西兰、印度和中国等五大洲47个国家110名校/院长在内的400余名远程教育专家学者于20081019-21日云聚上海,参加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ICDE)、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委会、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远程教育集团/上海电视大学、UNESCO东亚远程教育网络/教席主办,英联邦学习共同体(COL)、亚洲开放大学协会(AAOU)、全球远程教育大学协会(GUIDE)和中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等支持的“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在此之前的18-19日,“2008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校长常设会议”(会议综述见本期)也在上海召开。两个会议联袂同时举办,创造了中国远程教育迄今最高规格的学术会议。中国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助理总干事阿布杜拉·罕、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主席弗雷茨·帕尼库克、亚洲开放大学协会主席安提维·苏帕曼、全球远程教育大学协会主席乔万尼·布里甘地,以及上海市人民政府沈晓明副市长、市教育委员会薛明扬主任等有关领导出席会议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领导致辞见本期)。

本次论坛主题“开放远程教育的未来与学习型城市建设:新挑战、新机遇、新战略”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助理总干事尼古拉斯·伯内特(Nicholas Burnett)的高度评价,其来信认为,“这一主题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致力于帮助成员国开发开放远程教育潜能以及国际认可的发展目标使命高度相关,准入、平等、包容等是该使命的核心”。论坛邀请了13位中外专家作主题演讲(主题演讲见本期),介绍了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的最新发展和理论与实践,其视角新颖,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和指导性。

 

信息通讯技术在远程教育中的重要作用

21世纪是数字化信息和知识经济的时代,这不仅是与会专家的共识,也是全世界公民的一种认识。因为如今的信息通讯技术能够使人们获取知识和信息的来源更加多样化,除了纸介的书本之外,各种数字化媒体和网络为人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信息资源。信息通讯技术为信息和知识的有效保存和快速传播、为人类的学习创造了条件,知识的更新速度也几乎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越来越多的高新技术被广泛应用于教育,尤其远程教育和国际的合作研究之中,为崭新的远程教育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一)信息通讯技术在多样化教育中的作用

英国开放大学校长布兰达·格丽(B.M. Gourley)指出,由于多种技术的汇聚(包括几乎遍及全球的卫星覆盖),现在不论人们身处何方,我们都能够把教育送到他们那里,这样就使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到教育。这对于教育事业显然有革命性的潜在影响。现在的卫星几乎覆盖全球,因特网容纳了极为丰富的知识,而且容量还在继续增加,我们已经学会了大量的教学法,知道了怎样在新的环境中开展教学。我们现在有了能够为比以往多得多的人服务的教育手段,而不是为能够长途跋涉到实体教育机构尤其是大学的(相对而言的)少数人服务的常规教育。要利用新技术的潜能,利用这些新技术及其构建的网络,这样才能为远程教育发挥优势和提供机会。

印度普纳远程学习中心主任斯瓦蒂·穆俊达尔(Swati Mujumdar)认为,信息通讯技术是开放与远程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有助于把世界上最好的教育资源分送给需要教育的所有人,而不论他们的年龄、性别、信念、宗教、社会经济地位等,从而突破了所有的地域与社会障碍。信息通讯技术(包括卫星通信、纤维光缆、电脑、互联网、无线电和网络)已经显著地扩大了教育容量,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提交并持续不断地更新教学内容,使教育切合市场需要,不仅可以提高质量,还扩展了覆盖范围和应用。印度目前有3.8亿多人是文盲,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测定的177个国家中识字率排名在第147位,超过1.7亿(约占总人口的37%)的学龄人口被排斥在学校的大门之外。印度已经认识到远程教育对于普及教育及提高识字率方面的潜力。

马来西亚开放大学校长阿努瓦尔·阿里(Anuwar Ali)指出,马来西亚远程教育学生来自不同的背景,他们中间有教师、公务员、家庭主妇、公司雇员、军人、护士、退休人员与残障人士。由于马来西亚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远程教育的学生也来自不同的族群。马来西亚远程教育还打破了年龄限制的障碍,把20多岁直至六七十岁都吸引过来了。

南非大学校长巴尼·皮特亚纳(N.Barney Pityana)在演讲中也认为,信息通讯技术的不断进步使得全球各地的人们都可以获得同样的知识。

(二)信息通讯技术在开放大学中的实践应用

据斯瓦蒂·穆俊达尔介绍,她所在的机构是印度唯一的拥有“无纸”办公和专用的学生呼叫中心的教育机构。他们设置了一个“通信中心”来回答学生通过电子邮件提出的问题,学生可以通过尖端的网络门户访问所有的教学设施,如电子教学、教职员聊天室、考试预约、学习成绩查询等等,从每一个学生注册入学开始直到毕业,所有的细节都在他们的跟踪范围之中,从而确保学生的问题得到快速而准确的解决。这正是通过正确有效的应用现代信息技术而建立起来的学习支持服务系统。她在演讲中还详细介绍了印度普纳远程教学协作中心提供的混合式教学课程,包括各种各样的管理、信息技术、教育、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本科及研究生课程。此外,还提供完全在各个公司现场授课的专门针对在职专业人员学习的特别课程。混合式教学课程的提供包括每门课程的自学材料、互动式电子教学课件、预先录制的授课CD、与教师互动——面授课、视频会议辅导课等。

马来西亚开放大学校长阿努瓦尔·阿里也为我们介绍了一个自主研发的名为MyLMS的电子教学平台。这是一个灵活的综合性的电子教学系统,它使得授课教师和学生能够在虚拟教室的环境中互动,同时还能够让校方对教学进度进行监控。另外,该大学利用信息通讯技术开发了数码图书馆,目前拥有23个多学科联机数据库,这些联机数据库由电子书、电子期刊、电子论文与电子报纸组成。这个图书馆拥有52000多册电子书、22000多种电子期刊,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在线资源之一。这些可观的收藏能够从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以在线方式方便地检索。

上海电视大学校长张德明介绍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建设学习支持服务体系方面的实践探索。该校一直以“为了一切学习者、一切为了学习者”为办学宗旨,自主开发和建设了多种媒体教学资源,充分利用技术优势开发了如“e时代”、“文学长廊”等子网站和“模拟法庭”、“网上金融实验室”和“虚拟机电实验”等虚拟教学实践基地,搭建了10个学习服务平台,并积极采用MP3、短信平台等技术开发了“移动校园”服务系统,受到学员的好评。

(三)应用信息通讯技术进行国际合作的案例剖析

英国开放大学校长布兰达·格丽在演讲中提到了两个应用通信技术进行国际合作的案例。一个是由礼来制药(the Pharmaceutical Eli Lilly)在2001年创办的InnoCentive公司。这个公司是一个把世界级的科学家、工程师、专业人员和企业家与各家公司联合起来合作研究复杂科学难题的开放性网络平台。公司现在拥有145000名以上的工程师、科学家、发明家、企业家与研究机构,他们分布在175个以上的国家。另一个就是学习共同体(the Commonwealth of Learning)支持的Wiki Educator项目。Wiki Educator是一个由学者、教师和培训师组成的全球性的网上社区,这些学者、教师与培训师来自偏僻地区,致力于合作编写开发供各种各样教学情境使用的免费性质的教学内容,这些开放教育资源随后经重新融入特定背景并重新包装后就能用于他们自己的教学情境。这个网站创办于2006年,使用量正在快速增长,注册用户数量已超过1500人,访问量超过了80000人次。

 

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及有关知识产权的问题

信息通讯技术的发展使各类教育资源在全球范围内得以共享。近年来,一场利用互联网向全球提供开放的、免费的、高质量的教育资源运动正在悄然兴起,这场运动被称为“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它的兴起为远程教育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契机,成为本次论坛关注的焦点。

(一)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优势

英国开放大学校长布兰达·格丽感慨地说:“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兴起,这是有了网络才有可能实现的最令人兴奋的发展之一。有几所大学(包括我们的英国开放大学)已经把教育资源放在了网上,供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免费使用。你们可以想象这对于那些无法使用像样的图书馆、教科书和教育媒体的许多人来说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尤其是在理工科领域(在非洲和某些其他地区受过这类学科教育的人才是如此奇缺),它无疑是上帝所赐的食粮。”她还认为,传统的教材制作模式不仅成本高昂,而且相对缓慢,无法适应消费者立等可取的需求,而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对此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它能够降低教育的成本,同时又使得教材的供应变得多样化——尤其在高等教育领域。

(二)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不足

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主席弗雷茨·帕尼库克(Frits Pannekoek)从正反两方面来对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加以论述。这场开放存取(open access)运动在确保知识国际化方面或许比任何其他举措做得更多,但也已经有人对其提出了异议。首先,大多数的免费信息是属于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无论如何其估值总是较低的;其次,大多数免费信息的开发需要有非常昂贵的基础设施支持,因而知识主要是单向流动的,即从发达国家流向不发达国家,从英语国家流向非英语国家。另一方面,任何人或任何机构只要愿意都可以免费使用大学所提供的免费在线课程,但是这些大学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公民而言仍然是不得其门而入。也有人提出,这种共享方式实际上是知识新殖民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课程的内容并不是通过合作方式创建的,而且免费的概念也削弱了民族国家创造他们自己知识的意志。

(三)开放教育资源中的知识产权

由于各类教育资源的开放,知识产权问题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在弗雷茨·帕尼库克的报告中提到,有人认为知识是全世界共有的,最好的知识必须能供免费使用;也有人认为,所以经济模式都间接地表明知识是有商业价值的,为了确保有资本投资于未来,就必须保护这种商业价值。事实上,现在要访问最好的数字信息正在受到越来越严酷的限制,而最令人哀伤的是代价正变得越来越高昂,即使是发达国家的许多高校也仅仅买得起其中的很小一部分。

 

无边界教育在发展,但障碍不少

信息与通讯技术的发展以及各类教育的开放和免费使用,带来了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兴起,学生不仅可以通过互联网学习其他高校所提供的课程,还可以在自己国家学习他国所提供的课程。常规教育的时空和地域界限被打破,这种教育被称为“无边界教育”。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教育作为一种产业开始走向国际化,远程教育也不例外。

(一)远程教育推动了无边界教育的发展

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主席弗雷茨·帕尼库克认为,开放与远程教育促进了地区间高等教育的发展。他指出,高等院校已经通过远程教学与电子教学(elearning)模式跨出了重要的一大步,已经第一次挣脱了地域的束缚,现在能够向可以使用这种技术的任何人开放了。马来西亚开放大学校长阿努瓦尔·阿里认为,无边界教育既要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更要能够更加平等地提供给所有的人,使更多的人能够从中获益,使用信息通信技术与其他适用技术的电子教学模式有助于克服无边界教育教学上的障碍。南非开放大学校长巴尼·皮特亚纳认为,高等教育机构已经是一个投资非常多的产业,以前它是有国界的,现在完全是跨国界、跨文化,连学术环境都是多文化的。

(二)远程教育在促进无边界教育发展中存在的障碍

马来西亚开放大学校长阿努瓦尔·阿里认为,无边界教育是全球化进程的一种衍生物。虽然有了惊人的发展,但仍存在相当大的障碍,尤其是对成人学习者,如在职成年人可能没有时间出席太多的互动面授课,成人学员需要有针对个人实际情况的学习支持与高度互动,希望能够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够使用到范围更广的参考资料等等。

美国无国界高等教育观察组织首席执行官邓·奥尔科特(Don Olcott)对高等教育全球化的驱动因素以及全球跨边界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做了描述,对全球远程教育的发展障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些障碍主要有以下几点:国际高等教育确实绝大多数是在采用实地面授方式;开放在线教学中语言、社会规范与文化问题的互连影响;有效开展教学所必需的基础技术与基本设施的使用权问题;东道国(Host countries)对于在国内提供教学课程的外国提供商的审批与选择正在变得更加挑剔。他提出,从课程的立场出发,我们必须对东道国的核心文化、社会与语言传统作更好的研究,需要建立强有力的区域合作关系。

英国开放大学校长布兰达·格丽认为,教材中的语言障碍问题以及文化与传统的差异都会对远程教育的国际化产生巨大障碍,尤其是有关人文与社会科学的教材严重缺乏能够被文化与传统截然不同的人们所共同认可、接受的材料。而这些问题对于教育来说并非无足轻重的小事情,如原本想要就读的人以及那些缺乏信心的学生发现教材中的内容对他们全然陌生,那么要他们取得进步就会困难得多。

学习型社会建设中的开放远程教育

学习型社会和学习型城市建设是本次论坛的中心议题,国内外专家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对此进行了探讨。

(一)对学习型城市、学习型社会的理解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助理总干事阿布杜拉·罕(Abdul Wheed Khan)从知识社会的角度对学习型城市的构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知识可以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文化的富集和政治的赋权增能。学习型城市中的学习过程同信息通讯技术、可用的资源、组织机构能力以及共享的社会价值相互连接在一起。学习型城市建设的主要挑战是:确保优良的管理、参与以及赋权增能;处理污染、交通、能源、自然灾害以及犯罪问题;保持社会的凝聚力、确保个人发展以及增进繁荣;确保获取信息和知识的途径可用;确定新的投资者以及创造一些崭新的职业;在学习型城市建设中提供思想实验室、制定标准、承担票据交换所的角色以及建立研究网络。

巴西远程教育协会主席弗雷德瑞克·里托(Fredric M. Litto)提出城市不仅可提供“混合式的资源”,还是知识型社会的“孵化器”,因此建设学习型城市是地区发展的新策略之一。他借鉴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观察家库尔特·拉尔森(Kurt Larsen)的观点,指出学习型城市的共同特点:一是都将创新和学习视为发展的核心内容;二是创新使用信息与传播技术,优先发展终身学习;三是还有些其他称呼,如没有围墙的城市、教育型城市、知识型城市、数字化城市、数字化社区、智能型社区、信息化城市等。同时,建设学习型城市给个人、机构和社会都带来诸多的好处。例如对个人而言就有三方面的好处:通过各种正式或非正式的学习,获得知识、提高技能、增进相互了解;改善薪水和就业机会;形成更加灵活和技能不断更新的劳动力,从而造福社会。

中国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校长葛道凯对学习型社会理念的提出进行了系统梳理,展示了国内外学者对学习型社会的种种描述。他指出,学习型社会的要素包括学习者、学习组织、学习制度以及学习平台。他概括了学习型社会的特征,包括自主性、开放性、平等性以及便捷性。他还阐释了美国、瑞典、日本大阪、中国台湾学习型社会推进的实践。他认为,美国学习型社会的推进是从社区学院和多样化的成人教育步入终身学习社会;瑞典是从发达的成人教育和回归教育步入终身学习社会;日本大阪是充分发挥大阪的历史和文化作用,创建能够进行终身学习的城市;而中国台湾则是通过构建“社区”终身学习体来推进的。

中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清华大学的严继昌认为,学习型社会是具有理想和便利的社会学习环境,并使学习成为个人、家庭、组织、社区、政府的基本权利、基本任务和基本要求的一种社会形态,学习将成为提升生活品质和发展成功的基本途径。关于如何建设学习型社会,他比较赞同“要把整个教育体系纳入到终身教育体系中”的观点,学习型社会应当“打破教育的分界,要重视非正规、非学历的教育”。他认为,在学习型社会的建设中,学习型组织和学习型社区是两种最重要的形式。发展社区教育,建设学习型社区体现了我国教育发展和社区发展的共同要求,是构建终身教育体系的重要环节。他指出,相对而言,学习型组织中从业人员集中,多为劳动人口,其中相当一部分接受过大学专业教育,具有较强的群体性特点,学习费用多由单位与个人买单,因此大学继续教育的主战场是学习型组织,并在学习型组织建设中更能发挥作用。他提出学习型社会的主要任务是提升在职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能力。

(二)开放与远程教育在学习型社会建设中的作用

葛道凯通过比较学习型社会与非传统高等教育的发展特征和要素后提出,学习型社会与非传统高等教育在构建终身教育体系的发展目标上是一致的;学习型社会中学习途径和方式的多样化,各种技术手段尤其是信息技术手段的使用,与非传统高等教育的多途径探索是一致的。当然,学习型社会与非传统高等教育在社会成员的参与面与参与度上也存在差别,学习型社会要求满足全体社会成员的各种学习需求,非传统高等教育则更多强调社会成员的学历教育需求;学习型社会要求各类社会组织的广泛参与,非传统高等教育则强调教育机构的主体作用。尽管如此,他提出中国非传统高等教育已经成为学习型社会建设的宝贵资源和重要基础,学习型社会建设要十分重视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大力推进学习资源的整合和共享、学习环境的构建和学习方法的探索;要把发展远程教育和继续教育作为学习型社会建设的重要途径;非传统高等教育的发展要根据学习型社会建设的要求,加快推进其结构化调整。

严继昌教授认为,提升在职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能力将是学习型社会的主要任务,提高劳动者人文科技素质和职业能力则是大学继续教育的主要任务。建设学习型社会需要全民的共同参与,更多的是在职从业人员的终身参与。人们普遍希望这种学习能够进行不脱产学习,享有更多的受教育机会,得到秩序规范、公平的受教育环境,远程开放教育具有时空分离、宽进严出、立体化教育体系、学习资源网络化的特点,是建设学习型社会的一种有效学习方式。同时,远程开放教育的以适应社会发展变化和岗位工作需要为导向的、具有一定信息素养和自我学习能力的应用型人才培养定位也符合学习型社会的需要。

(三)上海建设学习型城市的实践与探索

上海市教委主任薛明扬在报告中指出,在上海加快推进“四个中心”和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建设的过程中,建设学习型城市日益成为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他从上海建设学习型城市的实践探索出发,提出了上海建设学习型城市的大致步骤,首先是发挥政府的行政优势,构建政府主导的上海终身教育体系;进而在充分调动社会各界力量共同建设上海市民终身学习体系。他介绍了近期上海建设学习型城市的发展目标——到2010年,初步建成“人人皆学、时时能学、处处可学”的学习型城市框架。当前,在政府的主导下通过社会各界力量的共同努力,一个开放、便捷、可及的上海终身教育体系正在形成。在上海,终身教育培训资源初步得到整合,终身学习的社会氛围日益浓郁,终身教育理念正在深入人心。

上海电视大学校长张德明认为,开放大学作为开放教育的先行者和主力军是建设学习型城市的重要力量,应该具有面向全民的胸襟和超越时空的视野。“为了一切学习者,一切为了学习者”就是时代赋予开放大学的使命和责任,是开放大学生存的理由和发展的主题。他进一步指出,开放大学必须将一切学习者纳入视野,树立服务全民的开放教育理念;必须把握时代需求的脉搏,为学习者提供优质教育服务;必须发挥开放教育资源和技术优势,积极推动学习型城市建设。与此同时,开放大学应该重视和加强开放教育的质量品牌打造;不断完善面向全体市民的个性化学习支持服务体系;放眼全球,以开放的姿态走入国际远程开放教育领域。

 

远程教育管理和远程教育质量提升

(一)远程教育教学过程的两种分析方式

关于远程教育教学过程管理,这次论坛主要提到两种不同的分析方式,一种是弗雷茨·帕尼库克提出的基于价值链(value chain)的过程分析,另外一种则是布兰达·格丽提出的“分项计价(unbundling)”的方式。

前者包括招生、教材或资料、学习支持、考试以及发文凭五大部分。招生方面,虽然大学在招生方面花费了大量资金,但实际问题是学生是否作好了学习的准备,是否有能力学好。教材或资料方面,可以开发设计一些通用课程和标准,这些课程可以免费提供给任何学生、任何教师或机构使用或改编。学习支持方面,机构提供的学习支持可能要向学生收费;但是,毫无疑问,如果注册该门课程的学生达到足够人数,就有可能使用现有的或新建的社会软件网站作为提供免费学习支持的载体。考试和文凭方面,私立学校也好,公立学校也好,都可能提供严格的收费考试机会,以供学生确定是否已经掌握了所学的学科与技能。高等教育机构可能会以收费的方式举办有监考人员在场的考试,并确保一年级的文凭不会随便乱发。

后者是指对教育活动与过程进行“分项计价”,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化整为零,把他们转入许多不同的企业,改变了我们现在对成本核算与定价的臆断。新的提供商已经浮出水面,它们把目标锁定在特定的活动与过程。首先,诸如Blackboard eCollege(现在由Pearsons 拥有)之类的机构自行建立网上校园和教学计划升级的手段;其次,出版商与媒体公司已经把教科书市场转变为全新的企业;第三,还有一类公司提供补救性或辅助性的教育服务或咨询服务;最后,还有其他一些机构(诸如Teaching Company Recorded Books)提供由获奖的学术界人士讲授的优质课程(其课程目录列出了300多门)。这些教育过程都是由相关企业来加以承担,属于一种市场化运作的模式。

(二)远程教育管理模式

南非大学校长巴尼·皮特亚纳以非洲为例,介绍了在非洲教育机构管理中,强调通过运用市场机制,通过接受新技术来实现教育机构的管理与运作。非洲的教育机构按照企业经营更加注重盈利性和有效性的原则,但他也指出尽管非洲教育机构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进行运作,但不等于把高等教育完全市场化,因为教育是公共产品。

新西兰开放理工学院首席执行官保罗·格里伍德(Paul Grimwood)以新西兰开放教育系统和新西兰开放理工学院为例,提出了远程网络教育系统最优化的管理模式。在他看来,一个网络是一组相互连接的机构,它们为其服务范围内的学习者提供学习服务,为网络中的其他机构提供学习服务来协助它们向学习者提供课程。一个机构以及任何的卫星校园都是网络中的一个节点。网络最优化问题,不仅要考虑到各节点现在的状况,还要将它们将来的状况也考虑进去。如果想要使整个新西兰的学习者从系统中所获得的价值最大化,那么孤立地考虑各个节点是不够的,需要对各节点内的决策过程进行激励,让它们在本节点取得满意成果的同时,做出对优化网络有贡献的选择。当开始追求网络最优化的时候,注册人数很多的课程将移向那些拥有规模经济的机构。新西兰开放理工学院所提供的不是一种以机构为中心的模型,不是让学习者进入机构,而是一种机构进入学习者世界的模型。

(三)关注远程教育质量的持续不断提升

布兰达·格丽认为,在一个学生流动性受到高度重视而且竞争激烈的世界里,质量与质量保证在议事日程中具有非常高的地位。质量与相关的“品牌”也许从来都没有像现在那样重要,尽管有些人仍然怀疑通过技术手段递交的学习体验的质量,并援引常规的面对面师生关系的集中性作为依据,但是,英国开放大学在它的整个办学过程中已经探索并利用前沿技术的创新提供了一个高质量的真正互动互应的开放性有支持的学习环境。布兰达·格丽以英国开放大学2007年度全国学生调查数据分析为例,指出英国开放大学的教学质量已经连续三年在学生满意度方面得到了英国最高的评定等级;英国开放大学使用电话、电子邮件与面授课程相结合的方式提供优质的教学质量,虚拟的学习环境得到了非常出色的应用,深受学生喜欢。

斯瓦蒂·穆俊达尔以印度普纳远程教学协作中心为例,介绍了该中心在提高质量方面采取的一些方法。中心注重“持续不断地提高质量”,校内设立质量保证部,持续不断地修订训练纲要以体现最新趋势和学生的反馈;实行学分制的模块化课程,便于累计学分和跨课程转计学分;采用立即响应式的评估体系,灵活而且方便。印度普纳远程教学协作中心还通过改进学生管理服务技术来提高授课质量和学生管理/支持服务。

 

借鉴与启示

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是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领域一次学术高端盛会,论坛产生了许多极具智慧的学术观点,有利于推动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的进一步发展,促进知识共享,推动各个国家和地区学习型社会的建设。对国内远程教育机构来说,这次论坛也有诸多借鉴和启发:

1. 定位在培养应用型人才上,以促进高等教育的普及化和民主化。无论是南非大学提出的“让更多的人接受高等教育”,还是印度利用远程教育进行的扫盲运动以及巴西希望通过远程教育培养工程技术人员的愿望,都可以看出在广大发展中国家,远程教育主要还是承担为社会经济发展培养应用型人才的目标,国内专家学者也详细阐述了这一观点。远程教育机构只有坚持定位在培养应用型人才的目标上,积极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提高办学质量,才能在国内高等教育领域赢得一席之地,也才能更好地促进我国高等教育不断走向普及化和民主化。

2. 充分、恰当地利用信息技术,积极投身学习型社会建设。现代信息技术在远程教育中的应用已经取得了明显效果,信息技术能为学习者构建一体化、个性化、开放性的学习支持服务体系,这正是远程教育能在学习型社会建设中发挥主力军作用的最大优势。远程教育机构要抓住学习型社会建设的历史机遇,恰当地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克服远程教育发展中的障碍,不断提升自身的专业水平,让学校走入学习者,积极推动高等教育的普及化和民主化,实现跨越式可持续发展。

3. 推动教育资源的整合与开放,形成学习公共服务平台。在提倡终身学习,构建学习型社会的大背景下,资源的整合、开放和有效利用才是关键。当前尽管存在挑战,世界开放教育资源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远程教育在这一进程中大有可为。国内远程教育机构需要进一步完善教育资源管理机制,整合、优化国内外优质教育资源,并促进教育资源向所有学习者的开放,成为终身学习时代人们学习的公共服务平台。

4. 完善办学体制和机制,促进开放教育网络最优化。由于远程教育贴近成人学习者的属性,许多远程教育机构开始积极引进市场机制,并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我国电大系统一直以来的政府和上级电大共同管理的二元交叉行政管理体制正在受到远程教育市场的挑战,迫切需要逐渐引入市场机制,有效吸引社会其他主体,如出版商等的积极参与,提高办学效率。同时在远程教育管理模式方面,要适当吸取南非大学和新西兰远程教育机构的办学经验,引进企业管理的理念,发挥系统中各个主体的作用和优势,形成最佳远程教育网络,切实满足学习者的多样化需求。

5. 放眼全球,加快高等教育国际化。高等教育国际化是当今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远程教育是其中的重要途径,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已经开始关注。国内远程教育机构要树立全球的视野,加强与世界各开放大学的交流与合作。除了引进各国优质教育资源,我们不仅要为国内的求学者提供学习的机会和条件,也应该向国外的学习者输送我们的优质教育。

(编辑:路新民)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