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图分类号】G728 【文献标识码】C【文章编号】1007-2179200806-0009-04

 

远程教育的全球化与本土化

——2008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校长常设会议”综述

 

本刊记者  魏志慧

 

在现在的变革时代,不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面临着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巨大变化,面临着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和机遇。20081018-19日,2008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ICDE)校长常设会议(SCOP)在中国上海召开。来自全球五大洲33个国家70余位开放大学的校长聚集一起,共商远程教育在这一背景下面临的新挑战、新机遇和新战略。这是一次决策层的闭门会,本刊记者有幸参与其中,聆听来自全球开放大学校长对世界远程教育未来发展的探讨,深刻体会到了全球化给世界尤其给远程教育带来的影响和冲击。

 

远程教育的全球化

随着世界经济社会的发展,全球化、国际化已渗透了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技术、经济、人员、价值和观念在全球的跨境流动对社会的很多方面都产生着深刻的影响,远程教育也不例外。跨境教育、虚拟大学、电子学习、开放教育资源等等都是全球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全球化的重要驱动力量。

无国界高等教育观察组织首席执行官邓·奥尔科特博士在《无国界高等教育面临的挑战及其视角》报告中深入剖析了驱动全球无国界高等教育发展的因素,例如,政府对高等教育拨款的减少,高校转而寻找可选择的资助来源;英语日益成为全球商业用语;全球社会和经济的相互连接;国际学生流动的增加和多样化;劳动力的需求——技术移民;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技术传递和研究合作的要求,等等。就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无国界高等教育的发展现状而言,东道国对输入的外国提供者越来越挑剔;亚洲、欧洲、中东和海湾地区曾经是最活跃的跨境东道国,但情形将有所改变;跨境研究交流成为国家之间快速发展的优先内容;国内外的质量保证监督机构越来越关注大学在海外的运作情况;对国际流动学生招生的竞争每年都在加剧。

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ICDE)在本次SCOP会议期间所提交、供参会校长讨论的《高等教育、成人及远程学习的全球趋势》报告中系统描述了全球化背景下的高等教育、远程教育发展所面临的十一大趋势,其中最先提到的五个趋势就是:高等教育的国际化与全球化;经济驱动和高等教育国际化的动机;全球高等教育的发展和高等教育需求的增长;开放大学被认为是对高等教育创新极具影响;远程和高等教育提供者的多样化,电子学习在公立和私立机构都得到很大的发展,传统大学也引入了信息技术,营利机构也在远程教育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反思开放与远程教育在全球跨境高等教育中的作用,它是否会成为全球跨境高等教育的重要途径呢?邓·奥尔科特认为西方的技术、学术项目、研究和技术传递使得学习者感觉就像自己本人在外国学习一样,但在线学习、语言和文化互连的影响方面的研究和最佳实践还处于起步阶段;技术也不是文化中立的,数字鸿沟并不是幻想,而是确实存在的,并且是很多国家发展的一个主要障碍;此外,还需要资助或重新分配资源用于研究国际远程教学。

澳大利亚南昆士兰大学副校长詹姆斯·泰勒教授在《灵活学习的未来》报告中也以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以及其就职的南昆士兰大学为例,证实了上述关于高等教育和远程教育的国际化。大多数发达国家特别是在欧洲,人口将快速下降,然而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亚洲和非洲,人口的数量以及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将持续增长。目前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高等教育系统,授予的大学学位比美国和印度授予学位的总和还要多。就世界范围来看,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高等教育都正在从精英化走向大众化。以澳大利亚为例,2001-2006年,澳大利亚成年人入学人数增长了将近30%,而年轻人入学人数仅增长了1%;在未来10年里,毕业人数将降低5%。2007年,澳大利亚吸引了45万付全额学费的国际学生(占注册学生数的20%),使得教育(125亿)继煤炭(208亿)和铁矿石(160亿)之后,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输出产业。以南昆士兰大学为例,2007年在校园学习的学生有6532人,不在校园学习但在国内的学生有12060人,而在海外学习的学生有6590人,完全在线学习的学生有822人。

对于无国界高等教育的未来发展,邓·奥尔科特博士认为全球远程学习的前景和市场将会以指数级增长,将会出现全球大学。其特征是:全球品牌的渗透;在研究、教学、学术人员、设施、领导和管理等方面都很优秀;创新的全球研究;教学和学习的全球分布;不同学生和员工的需求——拥有很多国际访问学者;对全球问题和政策形成的影响,与全球商业的紧密互动。这就需要继续关注有效的教学和学习,而不是技术;将学术项目的传输和研究有效整合的大学,这将在全球市场中获得竞争优势;与合适的伙伴进行合作。因此,机构领导者在无国界高等教育背景下需要进行战略思考:在机构使命和战略目标中要明确国际远程教育创新的地位;远程教学的教学设计要考虑和尊重外国学生的语言、文化和社会规范;为主要的国际开放与远程学习工作制定风险管理战略;如何比竞争者做得更好。

关于远程教育的国际化与全球化,与会者一致认为,在跨境远程教育中语言和文化也将成为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尤其是对于英语非母语的国家,这就需要进行开放的对话。另外,高等教育、远程教育的全球化对于发展中国家高等教育机构也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作为发展中国家的远程教育机构又该如何应对这一发展趋势呢?

 

远程教育的本土化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远程教育机构如何接受挑战,更好地服务于本国学习者乃至国际学生的需求,是摆在很多开放大学校长面前的迫切任务。

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提交的《高等教育、成人及远程学习的全球趋势》报告中还介绍了远程教育发展的其他一些趋势,这也是很多远程教育机构所面临的挑战和问题。例如:①变化着的学习者人口统计学、经验和需求,随着学习者变得更加多样化,他们需要更加灵活的高等教育,新一代学生对学习和工作世界的联系更加关注,另外今天的学习者是网络的一代,不能忽略其学习偏好;②对责任、质量和绩效越来越多的关注;③人们对高质量远程高等教育的高度关注;④信息通信技术的获取,考虑到数字鸿沟的问题,在一些国家通过广播、电视输送高等教育的方式也很重要,此外现在广播电视技术也被播客、iPod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赋予了新的生命;⑤技术的新发展,包括移动学习、在线学习中的个性化、远程和在线教育中的教育社会软件;⑥开放与远程教育的低成本、付得起、经济的模式,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ICDE共同关注的全球开放教育资源运动。

众所周知,中国广播电视大学系统是世界上最大的远程教育系统,也是世界巨型大学之一,很多国外同行都很好奇如何管理这样一所庞大的巨型大学。因此,中国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校长葛道凯在应邀做的《巨型大学的管理——以中国广播电视大学为例》的报告中,从现状、管理、挑战和前景等三方面对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发展进行了阐述。2007年,中国广播电视大学系统招生人数为79.8万人,注册人数为222.5万人,毕业生人数为69.36万人;系统员工人数为8.61万人,全职教师4.96万人,兼职教师3.65万人,且近年来全职教师的人数随着学生数的增长而增长。葛道凯用大树形象地描绘了中国电大系统的结构体系:中央电大是树干,省级电大是树枝,市级电大是小树枝,树枝的末端是县级电大。电大系统的管理有两条线索:一条是行政管理(由教育部以及各级教育部门主管),一条是学术管理(中央电大、省级电大、市级电大、县级电大等在专业与课程的开发、教学资源的建设、教学和学习过程、员工的管理、评价等方面各有其职)。最后,葛道凯提到了当前中国电大系统面临的两大挑战:一是如何平衡统一的学术要求和不同地区的多样化需求之间的矛盾。中国是一个大国,不同地区经济水平、人民生活水平差异很大。二是平衡学术管理的协调和行政管理的本土化之间的矛盾。目前行政管理和学术管理这两条线往往是分离的,如何平衡是一个难题。相应的对策有:创建虚拟校园文化、增强系统结构的凝聚力、提高中央电大的信息化、加强专业发展、提高学习支持的质量。最后,关于未来的远景,葛道凯提出需要聚集高质量的学习资源、运行高效的网络、提供满意的学习支持服务、开展有活力的有效研究。

澳大利亚南昆士兰大学的副校长詹姆斯·泰勒则认为,不管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互联网将是提供唯一的、可行的、有成本效益的增加教育和培训机会的方式。然而在很多大学,基于网络的创新发展并不是系统化的,而只是敢于冒险的个别学术人员随意创新行为的结果。但在南昆士兰大学,教育技术包括网络应用的实施是经过战略规划的、系统整合的并覆盖到整个大学的。从前面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南昆士兰大学的学生背景差异很大,其学生又分为住校学生、国内远程学生、海外远程学生等,他们则通过利用新技术降低对学生行政支持、学术支持的可变成本,如通过所开发的USQAssist提供网络自助服务、知识库,如果USQAssist无法回答学生的问题,可以通过提问或者发邮件的方式,员工将会回答学生的问题;还利用可再度使用的学习对象、学术内容库等降低学术支持成本,从而降低行政支持和学术支持的可变成本。他们开发了USQ开源电子出版系统和虚拟世界,网络应用从Web1.0发展到Web2.0Web3.0。南昆士兰大学的灵活学习模式实现了教学创新和技术创新,其核心是有效的学习环境,围绕它的是准备变革和传统的文化、资源有效利用的经济效果、稳定的和恰当功能的技术以及具备灵活、有效的结构体系和工作流程的机构。

 

ICDE的作用与挑战

ICDE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全球性的远程教育组织,在推动各国和地区开放与远程教育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081月,ICDE选举产生了新的执委和主席,现任执委会主席为加拿大阿萨巴斯卡大学校长弗雷茨·帕尼库克(Frits Pannekoek),成员包括新西兰开放理工学院首席执行官保罗·格里伍德(Paul Grimwood)、英国开放大学主管教学与质量的副校长德尼斯·柯克帕特里克(Denise Kirkpatrick)、巴西远程教育协会(ABED)主席弗雷德瑞克·里托、阿根廷部长内阁在线培训项目(PROCAE)总协调员玛塔·米娜、南非大学校长巴尼·皮特亚纳。ICDE实行的是会员制,因此与会的ICDE会员共同探讨了理事会面临的挑战和问题。

ICDEUNESCO永久代表、UNESCO非政府组织大会主席伯纳德·朗因在《影响远程学习的政策环境》报告中介绍了当前UNESCO内部及周围一些值得ICDE关注的动态。当前,UNESCO教育部门对教育中的ICTeLearning给予了新的、更多的关注,这是缘于多份研究报告,其中就有伯纳德·朗因对UNESCOICT和教育的调查报告(20064月)。在报告中,朗因指出UNESCO在这一领域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却缺乏整体的战略,同时也缺乏协调。调查报告从四方面介绍UNESCO的相关项目和行动:政策、教师培训、适当的应用信息技术培训教师、教学和学习,ICT跨越了正规教育的界限。200872931日在巴黎召开的一个重要的战略规划研讨会上形成了一项政策,并创建了UNESCOICT教育应用网络。在研讨会上,UNESCO明确了其使命,即旨在促进对全民教育和学习、信息通信技术的永久性全球性争论、信息通信技术作为教育系统变革的杠杆、在学习环境中有效应用信息通信技术;相应的,其优先发展领域包括:规划、战略、管理、指标、监控和评价;教师教育;促进教学和学习;开放获取开放教育内容和课程;远程教育,包括高等教育和终身学习;信息素养;超越正规教育的信息通信技术;信息设施和基础设施。此外,ICDE参与了UNESCO的很多会议和项目,如EFA大会(Education for All,即全民教育,这仍是UNESCO教育部门优先发展的内容)、世界信息社会峰会(WASS)、世界高等教育大会等。ICDE可以从中分享UNESCO在扩展终身学习领域、开放全球教育资源、以低的成本提供最好的培训等方面的优先权。

此外,新一届执委和与会校长也深入探讨了ICDE的功能和未来发展,认为ICDE在远程教育的质量、影响ICDE会员的政策,以及信息共享与交流等方面为其会员应做更多的贡献。

 

远程教育的新机遇

开放教育资源运动源于2001年麻省理工学院(MIT)宣布将所有课程内容放在网上,起初很多远程教育领域的人士简单的认为MIT提供的只是内容而不是学习材料,但是MIT的这一举措却在世界高等教育领域产生了极大的反响。随后在欧洲,英国开放大学、荷兰开放大学也加入了这一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行列,可见运动的魅力所在。20069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的第22届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ICDE)世界大会上,ICDEUNESCO宣布合作组建开放教育资源全球工作组,并由荷兰开放大学主持工作组的工作。在本次SCOP会议上,荷兰开放大学弗莱德·穆德校长汇报了工作组的报告及全球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新进展。

1.该工作组对17%的ICDE会员进行了调查,在关于对开放教育资源(简称OER)运动的了解情况方面,68%的会员明确了解这一运动,60%的会员已参与或将要参与OER项目,92%的会员对参加ICDEOER方面的活动感兴趣。此外,调查表明OER能够给开放、灵活的远程学习机构带来潜在的优势包括:容易获取高质量的内容,并能抵达更广泛的受众;在开发学习材料和支持方面具有成本效益;所有人都能获得更多数量的学习资源;在财政资源不足的条件下,国家和机构都能获得高质量的学习资源;更多数量的学习资源将会带来更灵活的学习;有机会分享可利用的资源,更多的合作机会。但另一方面OER也给开放、灵活的远程学习机构带来潜在的威胁,其中包括:版权问题和知识产权问题;质量问题;没有经过适当审查的OER资源可能导致劣质材料的混入;文化控制或者全球化可能会加速数字鸿沟;缺乏可行的新的商业模式;有名的品牌机构可能会吸引更多的学生;“非此地发明”综合症;缺乏动力生产知识;内容不同于学习资料等。

22006年开放教育资源全球工作组在巴黎召开启动会并达成共识:不应该解决OER的所有一般问题,而应该关注OER材料中的自学和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方法;可以从UNESCO、休利特基金、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OECD)、开放课件联盟、欧洲远程教育大学协会(EADTU)等借用大量丰富的资源;需要在开放、灵活学习模式下反思OER定义;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就是商业模式,因为文化、语言、政治和经济等方面的差异;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OER如何为UNESCO“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的政策、能力建设以及扩展参与和学习机会等方面做出贡献;对于发达国家,OER在发展和加强知识社会过程中能起到什么作用?

3.世界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OECD)也撰写了开放教育资源报告:该报告有助于OER领域的人更好地理解OER的概念和全球OER运动,并以注重实务的方式指导如何解决一些有关OER的主要问题。该报告的部分内容包括:①除了影响高等教育的四种变革力量,即全球化、人口特征、管理和技术之外,指出高等教育中的第五种变革力量,也即提升高等教育总人口数量的需求。这是主流的基于校园的高等教育无法应对的需求,OER和开放灵活学习模式能在这方面提供解决方案。②终身学习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关注。通过OER可以沟通非正式学习、非正规学习、正式学习,可以扩大和提高高等教育的参与程度。OER可能是终身学习领域一个最有效的工具。③考虑到知识作为公共资产,政府的资助角色究竟是什么?④开放课件也要考虑知识产权和其他文化的版权传统。⑤该报告并没有为OER提供具体的、合理的经济模式。⑥在那些ICT缺乏的地区和区域,预期的用户可能会被远远落在后面。因此成功的OER运动,先决条件就是更好更加容易的使用ICT设备,这在任何OER行动规划中具有优先权。⑦总体而言,翻译还远远不够,因为学习材料的转化也应该考虑到对不同社会文化情境的适应。对于所谓的“本土化”过程是无法自动化的,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工作的艰苦性。⑧该报告也涉及了质量保证问题,但不能高估质量保证问题的极端重要性。远程教育机构只要在其OER材料上注明其声誉和品牌就可以很容易地做到这点。在欧洲,EADTU运行了一个质量保证项目,名叫“卓越(Excellence)”,其探讨了电子学习的质量,其成果很受欢迎,而且对直接操作使用很有实践意义,也许对OER的质量保证也有意义。

4.最新发展:2007 SCOP在荷兰开放大学召开,OER在全世界范围都能以发展。主要表现在:OER在全世界范围内,包括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在内创新不断;OER社团仍像以往一样活跃;MIT运行的开放课件联盟会员人数在稳定增长;休利特基金从2001年资助MIT后又资助了很多OER项目;在欧洲,英国开放大学(UKOU)和荷兰开放大学(OUNL)的战略选择全面转向OER,土耳其的阿纳多卢大学2008年宣布全面的OER战略;由休利特基金资助的EADTU开展了三次研讨会(20085月,OER战略实施研讨会,UKOU200810月,OER战略发展研讨会,KU Leuven大学;20091月,OER能力建设研讨会,UNESCO巴黎总部)。此外,最近UNESCO还出版了一个有趣的文件,名叫“OER:前进之路”,这是UNESCO OER社团对如何推进OER运动的集体反思,包括核心问题、优先权、利益相关者以及如何做这项工作。2009年的ICDE/EADTU大会,其中一个主要论题就是讨论、评价和推进OER

经过两年的发展,开放教育资源全球工作组集合众人的智慧总结了OER的发展:①OER如何为UNESCO“全民教育”的政策、能力建设以及扩展参与和学习机会做出贡献;②OER在发展知识社会过程中能起到什么作用;③将OER概念与欧洲开放大学连接在一起将能更好的解决上述问题;④开放并不等于免费;⑤让OER远离正统主义的方法或教条的观点;⑥考虑到OER在目标群体、目标和雄心、发展状况、国家系统、规模和范围、内容共享等方面的潜力和机会时多样化很重要;⑦因为这种多样性,国际范围内按优先次序排列是很困难的,因此需要返回机构及国内;⑧知识是一种公共资产,因此也需要公共资金;⑨维持是很难保证的,因此需要在资金结构上有所变化;⑩有必要探索公私互动、合作和伙伴关系的潜在价值和附加值。

相应的建议是:①不要去解决一般的OER问题,而是关注OER资料中的自学和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方法;②深入分析OER的多样性、潜在假设或基础以及所需行动上的多样性(例如,ICDEUNESCO的合作);③开发涉及开放与远程学习中OER实施、质量保证、OER的维持、适应语言或文化、内容和服务、知识产权等内容的实践报告或者手册,上述内容都是基于案例研究,并且各个机构都能访问;④将ICDE网站作为一个信息交流和讨论的论坛,为ICDE会员建立一个支持中心和通过其他机制来促进互相交流战略、政策、最佳实践、专家意见及激励合作;⑤促成意识提升、动员政治反响以及提高ICDE作为品牌的曝光度;⑥列出员工、学生和机构的可能顾虑;⑦与地区或州的ODL协会 (EADTUAIEADAAOUACDEUSDLAABED)、其他国际组织(UNESCOOECD、休利特基金、开放课件联盟、英联邦学习共同体、SEAMEO)进一步合作;⑧开设OER夏季学院,旨在培养员工,每个地区或州与适当的ODL协会合作,经过挑选的会员机构先尝试,参与者包括ICDE会员和非会员。休利特基金资助的EADTU项目于2008年创办了一个OER系列研讨会。此外,建议解散工作组,创立一个新的后续的工作组,由来自ICDE会员机构的专家组成。

 

总结与启示

虽然,SCOP会议只有一天半的时间,但SCOP会议向我们充分展示,全球化的浪潮正在席卷着世界每一所远程开放教育机构。当然,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开放与远程教育机构面临着不同的问题,因此远程教育从业人员和远程教育机构都需要具备国际化的思维,以敏锐的触角去感知世界远程教育的新发展、新趋势,思考相应的发展战略。

1)深入了解国内乃至世界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这就需要站在全球的背景下思考远程教育的发展,共同应对远程教育发展中的新趋势、新问题。

2)深入调查与分析所服务的学习者群体。随着社会的发展,远程教育机构的服务对象正在发生变化,中国高等教育的学生群体也在发生变化。作为按需办学的教育机构,需要深入了解学习群体的变化,开展深入的调研。在本次会议中,与会的很多开放大学校长都提到了学生群体在悄悄的发生变化,例如女性人数的增加,学生平均年龄的年轻化,学生需求日趋多样化,尤其是新生代对计算机、网络的熟悉程度要远远超过前几代学生,更加关注学习与工作之间的联系。

3)有效利用各种技术,为学习者提供更好、更及时的服务。如南昆士兰大学开发了很多智能系统,大大降低了对学生的行政支持和学术支持成本,实现成本-效益的最大化。当然也有不少国家和机构根据具体国情和学生需求仍在使用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同时iPod、播客等技术的发展又赋予了广播、电视等新的生命活力,更重要的是关注教学、学习的需求,而不是一味追求新潮的技术媒体。

4)是否以及如何加入风靡全球的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如英国开放大学和荷兰开放大学战略选择全面转向OER,土耳其的阿纳多卢大学2008年宣布全面的OER战略。远程教育的优势之一就是以较低的成本为更多的学习者提供接受教育的机会,因此如何降低远程教育的资源建设成本,广泛利用全球的优质资源,为学生提供世界一流的资源和服务?

5)充分发挥远程教育的相关国际组织作用,如UNESCOICDEAAOU等国际组织。通过和他们的联系与合作,可以了解世界远程教育发展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挑战,促进与世界远程教育的交流与合作。

6)呼唤国际同行之间更多、更深入的交流和深入合作,减少语言、文化的障碍,旨在促进远程教育教职员工的职业发展,站在全球的高度来审视远程教学、资源建设、学生支持、研究和未来发展。

正如泰勒教授所言,我们需要更多的改革创新,我们需要充分利用技术,我们需要尝试新的商业模式,这样无处不在的高等教育机会将在全球成为现实。然而,我们需要迈出的有意义的第一步就是保持开放的心态!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国际交流的机会,让全世界的远程教育者平等对话和交流,共商远程教育的未来。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