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部副部长

章新胜在闭幕式上的讲话

 

尊敬的阿布杜拉·罕助理总干事,尊敬的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的代表,尊敬的各位来宾和代表,各位上海的同事和朋友们,还有各大媒体的记者,大家早上好!

我感到非常荣幸,因为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参加全球性的开放大学盛会。我每次来都会发现许多新面孔、新观点、新机遇和新挑战。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开放与远程教育所面临的新机遇、新挑战和新战略。我对这一主题表示高度评价,即“新机遇、新挑战、新战略”。

作为东道主的上海以及上海远程教育集团,一直在努力提倡基于知识型社会概念的学习型城市的建设。继2008奥运会之后,上海又在积极筹备两年后举办的上海世界博览会。而本次会议也具有新的重要意义。为什么我说“新”呢?这是因为本次会议召开处在非常有趣的时机:自21世纪以来,全球科学与技术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全球各地的商品逐渐富足,社会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进步。但是,我们同时也注意到随着全球化的推进,要想实现人们在100多年前所描绘的绚丽画卷,现实中还存在着巨大的挑战:贫富差距没有缩小,不幸反而加大了;世界充斥着新形式的恐怖主义,在享受着工业革命带来的富余商品的同时,人们突然发现在试图改变的过程中,由于没有给予大自然以及地球相应的关注和爱护,我们遭受到了惩罚。在工业革命的第一阶段,人们的生活质量、工作效率以及通讯包括交通等方面确实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而今,我相信我们已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我们不仅在遭受以全球变暖为主要特征的全球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惩罚,许多曾经在第一阶段令人欢欣鼓舞的成果都已经渐渐消失。

现在,全球正在经历金融危机,各国都在努力扭转局势,避免其影响实体经济,导致经济危机。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为什么现在华尔街和《金融时报》甚至自由主义者、自由经济、私有化的追随者都也不幸地统统倒向了社会市场经济体制?昨天我从贝尔格莱德和法兰克福回来,我的同事告诉我,大概十天前,德国首相默克尔还很肯定地说:“我们绝不允许政府干预(市场)”。但很快,她不得不像美国和英国那样做出让政府介入的决定。法国总统萨科奇这几天也忙于处理社会市场经济的问题。我们不难发现自1989年以来,也就是实行自由经济、私有化经济以来,经济制度格局转向了右翼,没有重视萨纽尔森的经济理论。所以说要平衡,这就让我想到中国的孔子一直强调的中庸之道,即黄金分割。大约2500年前与孔子同时期的亚里士多德也有相同的哲学观点,都强调需要平衡:公有部门和私有部门的平衡;人类成就和尊重自然的平衡。这是为什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上个世纪90年代提出全球化要有人性化,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2005年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倡共同建立一个和谐社会的原因。中国人的“和谐观”是什么?“和谐”不仅仅意味着富有创造力的多样性,我们还在寻求如何在尊重差异中寻求统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在众多差异背后各国有一些共同的目标和利益,所以我们可以一起努力使世界各国人们受益,这也是创建知识型社会这一概念的重要意义所在。

创建知识型社会是在我担任UNESCO执行局主席时提出的,它是UNESCO的首要任务之一。但是,我们如何才能建立一个知识型社会呢?我们都用同一种形式吗?我们难道要无视这些创新和发明,包括作为教学手段的方法,以及教学中的革命性变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越来越觉得世界是扁平结构的原因。我们可以在美国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一个普通人可以运用这种(现代科技)形式创造一个巨大的组织,创造一个巨大的政治性的草根组织,动员他可以动员的所有人来支持他的大众行动,甚至为他募集资金,这改变了该国为大众行动募捐的传统方式。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在1978年中国结束文化大革命之后决定实行改革开放,改革中国包括政治、社会及经济等方面的制度。现在我们发现中国曾被视为负担的13亿高密度人口正在转变成高密度人力资源,尽管这些人力资源还不够强大,但在世界上已经形成了不小的竞争实力,同时做出了重大贡献来回馈整个国际社会。

因此,基于以上我罗列的一些现象和观点,我认为本次会议非常非常重要。不仅给我们远程学习工作者、信息通讯技术研究者以及教育者提供了许多新想法和启示,坚定我们继续前进的决心,也进一步向政府、社会、联合国以及非政府组织发出强有力的信息,致力于教育事业的我们愿意为开放大学的信息通讯技术发展作出贡献。我们能够做些事情,我们还能做得更多。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代表中国教育部,也作为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委会主席对于本次会议的成功举办表示祝贺,向所有参会人员表示衷心的感谢。

下面,请允许我用中文说一些我的观点:刚才讲了这次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召开的意义,我在上海的报纸上看到了关于这次论坛的大版面的报道,上海市副市长沈晓明、市教委主任薛明扬以及上海远程教育集团主任、上海电视大学校长张德明都作了精彩的发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助理总干事阿布杜拉·罕,以及英国开放大学、南非大学的校长等都作了非常重要的演讲,在这里我针对这次论坛的主题“开放远程教育的未来与学习型城市建设:新挑战、新机遇、新战略”和大家讨论五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机遇和挑战的问题。世界各国的开放大学在不同国家、不同体制、不同文化背景以及不同运行机制下面临着不同的机遇和挑战。但同大于异,共性的东西更多。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企事业单位包括个人,如果想改变命运而且是在不太长的时间里用更加投入产出有效的方法,只有首先充分意识到开放大学的重要性并真正把它摆上位置,才能使开放大学发挥它倍增的效益和作用。反过来说,那些没有充分认识到开放大学、远程教育用现代科技手段来进行教和学改革的国家、地区、单位和个人,将会进一步被抛在后面。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国家的前进不是只靠少数精英就行,关键是整体国民素质的提高。如何把大量的、沉重的人口变成人力资源,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1978年就说,如果我们重视教育和科技,那么12亿人口的沉重负担就会转化为12亿人力资源优势。他说,不重视教育的领导者是不清醒、不成熟的领导者。首先,开放大学从事的远程教育是大众教育、平民教育。开放大学从事的远程教育体现了2500年前孔子所说的“有教无类”,这对当今仍然适用。刚才我和阿布杜拉·罕开玩笑,我说莎士比亚曾讲过“To be or not to be”,我们要认真思考到底要不要充分地运用开放大学,真正把它摆在重要的位置。其次,开放大学从事的远程教育体现平民教育、大众教育。我看到上海的报纸报道说,很多受过正规教育并且获得学士学位、硕士学位甚至博士学位的人以及专业工作者,现在也充分运用开放大学的手段来解决他们在高技术方面、新技术方面和前沿技术方面所存在的知识缺失。正如报纸上议论比较多的80后和90后,现在我们已经看到,这些80后、90后无论作为北京奥运会的志愿者还是身处海外的留学生,他们的表现受到国内高度赞扬。他们在火炬传递和“藏独”等问题上的态度和立场,充分显示了他们的爱国热情及能力——有心又有力。如果我们不掌握开放大学所推荐的这些新技术、新媒体,像大家谈论的播客,YouTube等等,你就可能是有心而无力。

第二个问题,开放大学对教育的传统认识也提出了新的挑战。从上海电视大学提出的“为了一切学习者、一切为了学习者”的办学宗旨,我们可以看出传统大学与开放大学的模式,尽管现在传统大学也成立了继续教育学院,也具有远程教育的模式。开放教育确确实实能够使我们在教育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更广泛地造福于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于对人民的扶植。但是现在的挑战在于,在一些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还有传统观念的束缚。比如像中国过去所说的“五大生”。这种传统观念的束缚就会进一步造成我们对优质资源、对新的教和学方法进一步使用的障碍。

第三个问题,资源的分配问题。如何能使更多的资源投入到信息与通讯技术来解决中国的全民受教育问题,特别是中国边远地区的人民受教育问题。这些年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已经下了很大的决心,做了很多的努力,把所有新增的投入都用到中国农村地区,投入到中国边远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这些举措确实为这些地区带来了变化。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如果有时间能够到中国的内地、到中国的西北、西南等地区去看看。在那些地方信息与通讯技术手段已经普及了。我们主要采用三种办法,第一个是卫星传播,地面站接收的办法;第二个是有条件的地方使用网络连接;第三个是对少数条件实在困难的地区提供DVD机和 DVD课件来解决人人享有优质教育资源的问题。

第四个问题,如何能使开放大学更多地发挥作用被全社会所认识。很重要的一点,还是要加速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加强社会民主和法制建设,使得知识和能力作为用人、提拔人和使用人的标准。这样人人要学习、时时要学习的终身学习才能够成为必然,学习和知识的价值才能够成为评估能力的最重要、最根本的标准,开放大学的作用和地位才能够进一步得到增强,公平竞争才能够进一步得到加强。也有一些人开始议论,由于科学技术的加速进步,特别是技术的周期变得越来越短,知识的更新也就越来越快,我们的毕业证书,我们的文凭会不会过期、到期,如食品一样。现在的时代确实为我们终身学习提出了新的挑战。我想所有刚才讲的四个方面都使我们看到,开放大学用信息与通讯技术手段为建设学习型社会、建设知识社会而努力,不可避免地需要外部条件的充分认识、社会的充分认识以及政府更进一步的支持,需要摒弃传统的理念和观念。

第五个问题,是开放大学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一方面,社会大众对开放教育的要求日益增强,并且日益呈现多样化和个性化的特点。另一方面,学习者的两端也在持续增大。一端是学前教育。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中国等地的研究发现,儿童在7岁以前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有的学者甚至认为1年的教育等于今后7年的教育效果。另一端是人口老龄化。整个人类社会都正在逐渐朝老龄化社会过渡,退休以后的老年人不仅是希望能够“老有所养、老有所安”,他们作为学习型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想要接受老年教育,所以说两头都在进一步增大。开放大学的很大特点由过去的上门学到现在的送上门学,这就对开放大学本身提出更高的要求,这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开放大学必须随着体制、机制、教学内容、教学方法、课程设置等方面内容的变化不断地调整自己。上海远程教育集团、上海电视大学是全国一个非常值得关注、非常有益的地方,他们将各种相关的资源整合在一起,使得体制和机制的优势能够更多地发挥出来。

最后,我想在此呼吁和提出一些建议:第一点,随着开放大学在全球化以及知识社会构建的今天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们应该花大力气使得在终身学习体制的概念下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的概念逐渐模糊,大众教育和精英教育的界限逐渐模糊。开放大学应该享受同等的地位和待遇,包括更多的政策扶持和自主办学的权利,当然并不排除必要的监督。这样,开放大学就可以由生力军变为主力军。这就牵扯到评估和评价体系的变革,什么才是最客观、最科学的评价和评估体系?我想世界现在有一个共识,不是一个学校的传统观念(社会地位和面子),而应该看最后适用的成果以及对社会的整体稳定和繁荣是否做出贡献。

第二点,这次2008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论坛的成功召开,我们非常感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感谢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感谢上海。此次国际论坛提供的平台层次高、跨度大,实现了不同地理位置、不同文化和宗教背景、不同学科专业、不同教育层次、政府和非政府以及市民社会之间的跨度,非常有意义。中国非常相信“同则不济,和则生物”的和谐理论,中国还有“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的说法,我想这都是讲同一个道理。这样的平台对于开放大学,对于远程教育运用信息与通讯技术实现“人人享有教育,人人享有信息”的理想社会是可以做出非常突出而难以替代的功能和作用的。我们希望这样的活动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的关注和支持、指导下,能够形成一个有效的机制来发挥作用。

在这里,我也很高兴的和大家分享一个消息。我刚刚从巴黎回来,这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通过了议程的第61项,即由中国提议建设的全球的多语言的平台,这项议程的通过意义在哪里?大家知道创新的源泉是多样化的,社会和谐稳定的源泉也是多样化而不是单一化的,生态系统也在于多样化并视其生命的源泉。文化的多样化最重要的载体无疑就是语言,但是全世界目前每天有一种语言像物种一样在消除,不仅是那些小的语言,包括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黑非洲,迄今为止他们的教学还不能用母语教学。黑非洲的54个国家,从幼儿园开始他们的教学就用外语来教学,用别人的语言来教授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文学,来教授自己的语言,包括数理化。这些国家如何能实现创新和独立呢?所以,非洲国家的呼吁是很强烈的。去年,我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主席和非洲联盟的主席交谈,他们非常希望非洲能够用自己的母语来教授自己的学生。欧洲在16世纪就发起了用母语而非拉丁文来进行教学的运动,这才有了后来欧洲的繁荣。所以我认为多语言的平台可以为文化多样性,为我们构建和谐世界,对我们培养创新能力,培养创新型社会起到基础性的变化和贡献。刚才我和阿布杜拉·罕看了上海远程教育集团、上海电视大学所建立的设施,我们俩印象都非常深刻,远教人可以用自身优秀的手段加深彼此之间的沟通、联系、交流和合作。

第三点,也是最后我想说的是,各国开放大学都有自己的体制和机制,都有自己的特点和特色,希望我们能够更进一步加强交流和合作。教育是不分国界的,教育更不应该是分系统的。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面授教育和远程教育、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这种在过去设置的壁垒不仅造成对社会资源的浪费,也破坏了各类教育的平等发展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交融、相互融合。他们之间可以各展其长、各明其位、各显其色、各得其所,在平等的基础上相互竞争、相互补充、相互学习,共同为知识社会、和谐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

最后再次感谢这次大会,感谢各位。谢谢!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