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开放与远程教育理事会秘书长

卡尔·霍姆博格在闭幕式上的讲话

 

尊敬的上海电视大学的代表们,世界各地的来宾们,以及远程教育界的同事们,朋友们:

我们来这里已经有几天了,这几天很美好也很有趣。事实上我们并未对ICDE里面的细节进行太多的讨论,因此我可以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详细地跟大家介绍一下ICDE都做些什么。下面我以下一张幻灯片作为介绍的开始。

这张幻灯片简要地说明了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这是世界开放与远程教育的舞台。大多数人都知道,ICDE是一个远程教育领域的全球性组织。它是一个会员机构,其中最卓越的会员是高等教育机构,以及各种部长机构。ICDE拥有来自90个国家的会员代表。

这个组织成立非常早,已经有70年的历史了。它与同类的组织、与区域性的协会以及全国性的协会开展合作。最重要的是,它还与联合国的各种组织开展合作,如前面已经提到过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世界上其他的重要组织。

处于这个时代,当然要对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对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以及自己将来要做的事情进行反思,这正是我们这些天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在这70年时间里,需要的不仅仅是面貌的改变。因此,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在新的章程上下了很大功夫,开创了组织管理的一个新的结构,并对设在挪威的秘书处进行了重新改组。

现在幻灯片上显示的是位于奥斯陆的国会大厦。我们每年都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他们,最近的20年以来,本组织的部分费用是由他们资助的,也就是说他们支付了秘书处的费用。这就是国会大厦在奥斯陆的地位背后的故事,我们对此深表感激。这是首相赠予的一份礼物,很抱歉我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了。她是位杰出的女性,后来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

地图上显示的这部分是欧洲的北部,奥斯陆是那边用红点标出来的地方。挪威是个美丽的国家,离中国很遥远。

我们试图不仅做到面貌的改变,为了看清发展趋势,我们已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些工作是由执委会的成员在加拿大研究者帕梅拉·沃尔什的帮助下细心而巧妙地完成的。

在这几天及之前的日子里,我们已在会员间开展过讨论。通过讨论以及这些背景材料,我们将制定组织运行的新策略和新方法。为此,我们也感谢上海电视大学在这里为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使我们能拥有这样的环境和会议场所。

ICDE工作的人们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团队,他们是远程教育领域杰出的研究者和同事们,我就不再重复他们的名字了。但是如果你浏览一下这些名字,如果你是在这个领域的话,你就可能读过他们写的文章或书籍,或者见过他们出席的各种会议。有这么多杰出人士来帮助我们的组织成长并展望未来,我感到非常骄傲。

当然,要做ICDE正在尝试着做的事情,来支持开放与远程教育的发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例如,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们简单谈到了许多概念在使用中的复杂性、这些概念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的来源。我们认识到,其中的许多概念涉及到政策问题,一些概念涉及到你如何组织教育和教育系统,还有少数涉及到理论概念、教育学理论。这是我们必须要进一步详细阐述的,是这几天里安排给我们的任务之一。

而其中一件核心的事情是支持教育系统中的这些发展过程,我在幻灯片中用一支弯曲的笔来图解说明。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许多组织的目标,是要指导教育系统向更开放、更灵活和更机动的方向发展。当然,ICDE可以作为这些转变过程的支持者。早些时候,我们特别关注技术,我们讨论可以采用何种技术来促成这种变化。好多年来我们也一直在讨论教学法如何能够帮助我们搞好这些改革,但是这些当然并没有解决与此相关的所有问题,而现在我们更多的是将重点放在整个组织的问题上。我们该如何解决不同问题,来实现教学法和技术带给我们的这些可能性?

在过去的两三天里,我们也经常会简单地提及政策问题。政策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驱动力。我们认识到,安排给我们的任务之一是ICDE应该尝试着将重点放在政策问题上,并在政策问题上下大功夫。另一件我们谈及很多的事情是,学习文化的可视化以及在整个教育系统中拥有态度、信念和价值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摆在桌面上讨论和挑战的是一些我们可以相互帮助的事情。因此,ICDE所致力的另外一个方面是我们在组织各种大型活动,这一点米勒教授也会提及。在本次世界论坛之前召开的ICDE校长常设会议便是这种大型活动的一个例子,我们每年都举办这种校长常设会议。我们还支持其他的研讨会以及大大小小的国际会议。每两年,我们还组织一次世界会议,以后大家对此会有更多的了解。

本次论坛结束之后,我将返回到ICDE的秘书处所在地奥斯陆,回到那里和同事们以及ICDE的会员们一道工作,努力实现最近这几天来我们一直在讨论的许多话题。我对上海电视大学表示衷心的感谢,它为我们的工作提供了绝好的条件和极好的支持环境,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顺利实现目标。谢谢大家!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内容: